玉眉横意隐芳华 第1章 她的报复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云芷涵望着晶莹剔透的雪花飘在自己乌黑的头发上,她更本也没多想便将雪花从头发上拿下自己的手上,冰冷的触觉顺着手臂直逼心脏,一阵微风把雪花从她的手中都带走,没留一点儿痕尖细的声音打破了她的思绪,“云芷涵,这里还没有扫干净,还有花生壳呢!”。...
云芷涵望着晶莹剔透的雪花飘在自己乌黑的头发上,她更本也没多想便将雪花从头发上拿下自己的手上,冰冷的触觉顺着手臂直逼心脏,一阵微风把雪花从她的手中都带走,没留一点儿痕尖细的声音打破了她的思绪,“云芷涵,这里还没有扫干净,还有花生壳呢!”。...

云芷涵看着晶莹剔透的雪花飘在自己乌黑的头发上,她根本没有多想便将雪花从头发上拿到自己的手上,冰冷的触觉顺着手臂直逼心脏,一阵微风把雪花从她的手中带走,不留一点痕迹,就如当年母亲的突然离去一样让她的心微微阵痛。

尖细的声音打破了她的思绪,“云芷涵,这里还没有扫干净,还有花生壳呢!”

她依然保持刚才的姿势,好像根本没有听见清丽女子说的话一样。

站在清丽女子旁边的中年妇女对无视自家小主人的云芷涵气的肺部都要炸了,眼神凌厉如锋利的刀刃刺向云芷涵,大声喝道:“大小姐,我们二小姐在和你说话呢!”

清丽女子听见佣人在自己面前这么责骂异父异母的‘姐姐’并没有责怪佣人,反而心情大好地弯起如狐狸般妖娆的眼眸,不再说一声只是盯着云芷涵,一点也不知道此刻的自己正掉入云芷涵的陷阱之中。

云芷涵在心里默默地数到“五,四,三,二,一”,便快速来到刚才清丽女子所指的地方,拿起扫把仔细清理着瓜子壳,嘴里还不停地说着,“妹妹,姐姐知道错了,以后有你在的地方我不来便是!”

清丽女子看见情势变化的如此之快,根本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就被身后的人大喝呆住了,“清清,给我回房间去!”

听见熟悉的声音,清清脸色有些许僵硬,但很快地展开笑容,立马转身,脚步轻摇地来到继父前,低声下气地说着,“叔 叔,您回来了?”

云中天无视了长相清丽,行为举止又很妖媚的女子,大步向前朝着自己亲生女儿的方向走去。

云中天的举动刺激到了李清清,她刻意装出来娇羞的脸颊上满是怒气,冷哼一声,“有爸的孩子像个宝啊,像我这种死了爸爸的孩子还是自生自灭的好!”

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在场所有的人都能听见。

只是太过关注自己女儿的云中天并没有听见李清清的抱怨,他的眼睛里只能容下一人,那便是云芷涵。

可是,越靠近 亲生女儿他的心越感到疼痛,自己可不记得家里有穷到让女儿穿这种破破烂烂的衣服这一地步。

这不,扫视着的时候,注意到李青青身上穿的衣服价值不菲,没有几十万是买不起的,好,你个吃里扒外的百何,我把这庞大的家交给你手上,结果你竟然亏待我女儿,优待你孩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嗯?

他不怒自威,用一双历尽沧桑的双眼扫视着发抖的佣人喝道:“叫百何出来见我!”

若不是自己突然回来,想给女儿个惊喜,自己又怎么会知道百何,李清清在私底下是这么对女儿的。

云芷涵注意到越来越生气的父亲,眼见着势态越发严重,并没有就此停手,而是继续扫地。

云中天见云芷涵依然在扫地,他气的直接上前把她手中的扫把抢过来,扔到一边,“是谁让你在这里扫地的?”

再加一把火便能达到目的了,云芷涵低下头掩饰自己的真实情绪,“是我自己打扫的!”

清清一听,立马附和,“是啊,叔 叔,是姐姐要主动打扫的!”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便是能将自己的责任推掉。

云中天毕竟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几十年,怎样的话是真,怎样的话是假,他心中全部有数,所以,他根本就不相信清清的话。

“以后不要来芷涵的院子!”

他一把将云芷涵的手拉住,敏 感地感觉到自己女儿的手变得如此的粗糙,见白何一直没来,他更是生气,不顾佣人阻止,直接快步闯入当时给白何住的院子。

而清清见到事情发展的那么严重,立即打通电话给妈妈,报告这边的情况,希望妈妈能马上停止与那些男人的‘交流’。

这边,云中天与云芷涵两父女已经到达了百何的院子,还没有走进门口便能隐隐约约地听见让人害羞地想要捂住耳朵的声音。

对于保守的云中天来说,这个消息是爆炸性的新闻,在他的印象里百何是个温婉可人的女人,怎会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这样伤风败俗的事呢,而且她还是自己去世发小的遗孀,又怎会做出对不起发小的事呢?

难不成其中有什么误会?又或者是芷涵动的手脚吗?他怀疑地低下头观察着云芷涵,却丝毫没有看出什么破绽,女儿不过也才二十岁怎么会想到这种招数对付百何呢?对于自己这个想法他轻笑着摇着头。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