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眉横意隐芳华 第3章 寻找线索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却,好心情却被忽然屏风后面的声音给破环了,她迅速从水中 出,将衣架上的浴袍穿在身上,回到屏风后却只看见了一只猫。对于这只不速之客的猫咪她依旧但是有不解,当然现对于这只不速之客的猫咪她依然还是有疑惑,毕竟现在爸爸回来了,可没人敢在她的浴室里这般恶作剧。。...
却,好心情却被忽然屏风后面的声音给破环了,她迅速从水中 出,将衣架上的浴袍穿在身上,回到屏风后却只看见了一只猫。对于这只不速之客的猫咪她依旧但是有不解,当然现对于这只不速之客的猫咪她依然还是有疑惑,毕竟现在爸爸回来了,可没人敢在她的浴室里这般恶作剧。。...

然而,好心情却被突然屏风后面的声音给破坏了,她快速从水中 出来,将衣架上的浴袍穿在身上,来到屏风后却只看见一只猫。

对于这只不速之客的猫咪她依然还是有疑惑,毕竟现在爸爸回来了,可没人敢在她的浴室里这般恶作剧。

难不成是自己多想了?也许吧,她安抚着自己,正准备要打开门出去的时候,面前却出现了一只满是肌肉的手臂。

浴室有人?果然,身后的人发出了声音证明了她的猜测。

“送我离开!”低沉的男声透露着霸道气息,浓浓的男人气息将她包围着。

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所以她有点害怕,想要叫人,可,她又清楚地知道现在就算大叫,等人来也来不及了。

毕竟自己处于被动的一方,根本跑不掉,倒不如以条件换条件,也确保了自己的安全,“好!我帮阁下这个忙,但是,阁下你也需要保证我的安全,不许碰我一根毫毛,否则就算我下了阴曹地府也要将你碎尸万段!”

男子倒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有趣的人,明明她害怕地连声音都有点发抖,却不忘记来威胁自己,而且语气是异样的坚决,让他丝毫不去怀疑这话的真实性,沉默了会,他点头,缓缓地说着,“嗯...我是被百何暗算被带入这,要离开时却不知道往哪走,所以,抱歉,我会负责!”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说出负责二字,只是下意识想这么说。

被震惊到的何止他本人,就连云芷涵也很惊讶,照理说会闯入浴室的男人一般都是心怀不轨的人吧,怎么既然是被百何带入这浴室?也是,自己已经好久没用这里的浴室了,被百何拿来做些别的事情也是很正常,这么想来,之前她要进这浴室,佣人的表情可真是一个精彩,原来如此...

这一连几个消息冲击着,她没忍住笑出声,“哈哈,你这个长满肌肉的大男人既然被一个柔弱的女人暗算进浴室!”

心中本来还对云芷涵还有点愧疚的男子,在这一刻,已经没有内疚了,反击着,“别忘了你还在我这个‘没用’男人的手上!”

云芷涵也没在和男子废话,而是走到门口旁边的台灯前按了一下,只见一道大门打开了,她背对着他说道,“你走吧!”这是妈妈以防日后她出了什么事,而叫人去做的通道,除了她之外没人知道。

“多谢!”她没回答,只是站在那,等到浴室里没有男子的气息,她才再一次按台灯的开关,走出了浴室,在佣人的帮助下,换上了一件紧身的小礼服出现在客厅里。

早就坐在客厅等的云中天当第一眼看见穿上小礼服的云芷涵,他激动地喊出了,“太像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凤轻,谢谢你送给我这么宝贵的礼物!”话语刚落,他的眼角流下了泪水。

云芷涵见云中天又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心中很是苦涩,沉默了一会,她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爸爸,我想请警察来家里调查清楚当年妈妈的死因!”

云中天很疑惑女儿为何会这么纠结凤轻的死因,难不成凤轻当年是被人害死的?语气有点震惊,“不可能的,当年法医的尸检结果也是说你妈妈是自杀而身亡!”

云芷涵听见云中天的这段话之后,一整个晚上也没有在提妈妈的事了,同时她也没告诉他,今天在浴室遇到的神秘男子。

她见家里最近安静多了,她也不放过这一次难得的机会。

次日,一大清早,她便留下了字条给爸爸,让他不要担心自己,她便收拾了些东西,去找一直照顾妈妈的佣人刘阿姨,希望能从刘阿姨的口中得知点什么蛛丝马迹。

由于刘阿姨所住的地方太过于偏僻,的士又不肯往里开,她只得走在满是泥土和石头的路上,对于一个在城市生长的孩子,这确实有点太过于为难了。

这不,她又摔倒了,她无奈地再一次站起来,低下头看着已经脏得不行的衣服,深深地叹口气,拿着纸巾擦拭着污泥,哎,早知道这路不好走,就应该多带几件衣服的。

她一边想着,一边走着,却发现前面是死路,根本不能往下走了,难不成这地址错了吗?就在她犹豫走不走时,身后传来了尖细的‘女声’,“谁?在这做什么?”

听见声音,她心中大悦,看来自己能少走点冤枉路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