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绯默默情相顾 第4章 熟悉的伤疤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两人一句无语,回了别墅。顾希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臂拄着下巴,伤感、孤独无助挂在脸上。顾父被捕入狱后,也没任何消息,墨度云也不征得她去看望,顾希橙的心里始终悬着,无时无地顾希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臂拄着下巴,失落、无助挂在脸上。。...
两人一句无语,回了别墅。顾希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臂拄着下巴,伤感、孤独无助挂在脸上。顾父被捕入狱后,也没任何消息,墨度云也不征得她去看望,顾希橙的心里始终悬着,无时无地顾希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臂拄着下巴,失落、无助挂在脸上。。...

两人一句无语,回到了别墅。

顾希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臂拄着下巴,失落、无助挂在脸上。

顾父入狱后,没有任何消息,墨度云也不同意她去探望,顾希橙的心里一直悬着,无时无刻不在担心。

一旁的墨度云余光瞥了瞥失神的顾希橙,清了清嗓子。

顾希橙听到声音,扭过头来看着墨度云,小声的恳求着,“我明天可以去看我爸爸么?”

顾希橙低着头,小心翼翼,生怕墨度云发怒。

“你只要在三天内设计出一套珠宝,我满意以后,就带你去探监,”墨度云冷冷的说道,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

顾希橙微楞,随后掏了掏耳朵,不敢相信的望着墨度云,一脸惊喜,对于她,设计一套珠宝算不上什么难事。

“你,你说什么?你确定你说的算数?”顾希橙试探性的问道。

墨度云挑了挑眉,看着她这心花怒放的样子,没有说话。

“那好,就这样说定了,我去设计了。”

顾希橙展露着这两天从未有过的笑容,快速地跑向了画室,生怕墨度云反悔一般。

总算是有机会去探监了,这个机会说什么她也会抓住的。

顾希橙坐在画室的椅子上准备设计珠宝,看着画纸,还是蛮紧张的,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放在胸前慢慢的向下推,缓解紧张。拿起笔,投入情绪,认真的描绘着。

画室的灯光是传统的暗黄颜色,轻轻的洒在顾希橙的粉色礼服上,身影倒映在墙壁上,专注的神情形成一副美丽的画作。

好久没有这么认真的去做一件事情了,顾希橙特别认真的忙碌着,丝毫不敢懈怠,生怕设计出来的作品让墨度云不满意。

墨度云的眼神时不时的瞥向画室,站起又坐下。

许久,墨度云终于走进画室,缓缓的推开门,眼前的这幅画面墨度云是没有想到的。

顾希橙在昏暗的灯光下趴在桌子上,头发自然的散落着,露出性感的香肩,瘦弱的身影映着孤独。

她居然睡着了。

墨度云走近看着她,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也没有叫醒她,双眸在她的身上徘徊,无尽的温柔。便从画室走出去了,还顺手带上了门。

顾希橙的手一阵酸麻,微微皱眉,睁开了双眼,右侧的头发粘到嘴巴上,只觉得不舒服,轻轻的拨弄,嘴边的唾液粘在手上。

怎么睡着了?还没出息的流了口水。

顾希橙连忙看了下手腕上的白色瑞士手表,深呼吸,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更加清醒一些。

好在只睡了一个小时,要不然就误了大事了。

顾希橙麻利的束起了马尾,继续设计着珠宝。

就这样不知不觉中忙碌了三天,顾希橙除了上厕所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泡在画室里,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墨度云看在眼里,也很欣慰,更加的期待顾希橙设计出的图纸。

三天的期限到了,画室的门被顾希橙轻轻的推开,三天不梳妆,不吃饭的她憔悴极了,头发打结在一起,脸颊也是灰白色,黑眼圈在眼睛周围恶意滋生,红血丝也充斥着整个眼球。

墨度云微微皱眉,看着她蓬头垢面的样子,丝毫不掩盖内心的嫌弃。

“如果设计师都像你这个样子,那我估计不会再有人买珠宝了。”

顾希橙对墨度云嫌弃的眼神很不满,没有理他。

“这是我设计好的图纸,你看一下吧。”顾希橙说着,把手中的图纸提给了墨度云。

笑容挂在顾希橙脸上,她还是蛮有自信的,毕竟她学的可是设计,而且从未这样用心过,这费尽心思设计的图纸一定会让他满意的。那样,就可以见到爸爸了。

墨度云收拾多余的情绪,把视线转移到图纸上,专心致志的检查着,眉头微皱,仅仅是几秒钟,便十分嫌弃的把手里的图纸团成一团扔到了垃圾桶里。

“就这种垃圾你也好意思来给我看,还是省省吧,这种图纸跟废纸有什么区别?”墨度云冷冷的说道。

顾希橙亲眼看着忙碌三天,耗尽心血的成品被扔进了垃圾桶里,十分委屈。

为什么努力设计的作品被他当成垃圾,还被他这么侮辱?

顾希橙眼眶泛红,大滴大滴的眼泪流了下来,愤怒的看着墨度云。

“我三天的心血随便的你就否定了?凭什么?这三天我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你就这么轻描淡写的结束了?”

顾希橙不甘心的说着,与此同时,她不能探监了,她很失望。

墨度云冷淡的目视前方,没有反应,顾希橙头也不回的跑到了卧室内。

顾希橙趴在床上,眼泪不停的往下流。

不让去探监就算了,还这样侮辱我,凭什么啊?

顾希橙嘀嘀咕咕,泪水混合着鼻涕在脸上流淌。

“顾小姐,吃饭了。”佣人在卧室的门口恭敬的说着,随后敲门声也传到了顾希橙的耳朵里。

顾希橙用被子捂住耳朵,她可没有心情吃饭。

“我不饿,不吃了。”顾希橙一句话就把佣人回绝了。

佣人摇摇头,没有多嘴。

“先生,顾小姐她在房间里也不出来吃饭,怎么叫都没有用,你看这可怎么办。”佣人向墨度云禀明了情况。

“知道了,不用管她。”

佣人走后,墨度云心烦意乱,径直的走到厨房。

翻了好久,才在柜子里看到了围裙,他已经记不得到底有多久没亲自下厨了,没想到这次下厨居然是为了这个女人。

墨度云熟练的套上围裙,丝毫没有影响他帅气的颜值。

烧水,下面条,热油,墨度云煮了一碗油泼面,还不忘贴心的煎了个蛋,有颜值的人下的面也是颜值爆表。

墨度云端着面,走向卧室,推门而入。

躺在床上委屈的顾希橙被破门而入的墨度云吓了一跳。

“你干嘛?你进别人房间都不敲门的么?”顾希橙大声的质问道。

墨度云轻笑一声,“怎么?我进我自己家还需要敲门么?你这是什么道理?”

顾希橙被怼的哑口无言。

“把这碗面吃了。”

“我不需要你来关心我!”顾希橙直接一把推翻了这碗面,汤和面绝大多数都翻扣在了墨度云的身上。

墨度云紧咬着牙,身上传来阵阵的疼痛感,顾希橙见状赶忙帮他清理,刚才对他的恨意瞬间就提不起来了。

顾希橙自责的低着头,“没事吧你,我不是故意的。”

说着,用纸巾帮他擦着身上。

顾希橙在衣柜里帮忙找出一件他的衣服,想要帮他换上。

拖去衬衣,露出墨度云健壮的身体,肚子上那一大片通红的伤口着实显眼。

“我去取药帮你擦一下。”顾希橙立即便跑了出去,留下墨度云一个人在卧室。

不一会,拖鞋的啪啪声传入了墨度云的耳朵,顾希橙手里已经拿着治疗烫伤的药膏了,一点一点帮他擦着,墨度云吃痛,可是全程也没有发出一声。

“好了,没事吧你?”顾希橙小心翼翼的问道。

墨度云摇了摇头,没说话。

顾希橙拿着崭新的衬衫帮墨度云穿衣,一道蜈蚣的伤疤入她的眼。

记得小时候,曾有一人救过她,背后也有一道疤,同墨度云的一模一样。

蜈蚣伤疤。

顾希橙看着墨度云的双眸充满温柔,那个男孩会不会就是他呢?

会不会他就是她的救命恩人?

墨度云对视顾希橙的眼神有些疑惑。

“你看什么呢?”墨度云说道。

顾希橙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摇了摇头,没有说出心里的想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