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助阵:爹地太给力 第5章 讳莫如深的往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苏良煦还记得我,那一晚他被人谋算,激发起了欲望,他强撑着闯入了金帝酒店的房间,把原先房里的男人扔了回去。在他将要撑忍不住的时候,门却开了,送去一个陷入昏迷的女人。那一夜过在他即将撑不住的时候,门却开了,送来一个昏迷的女人。。...
苏良煦还记得我,那一晚他被人谋算,激发起了欲望,他强撑着闯入了金帝酒店的房间,把原先房里的男人扔了回去。在他将要撑忍不住的时候,门却开了,送去一个陷入昏迷的女人。那一夜过在他即将撑不住的时候,门却开了,送来一个昏迷的女人。。...

苏良煦还记得,那一晚他被人算计,激起了欲望,他强撑着闯进了金帝酒店的房间,把原先房里的男人扔了出去。

在他即将撑不住的时候,门却开了,送来一个昏迷的女人。

那一夜过后,他早早离开。

走的时候天还没亮,再加上头脑发昏,他几乎没看清那个女人的样貌,只记得大概轮廓。

这件事过去了太多年,就连苏良煦都差点忘记。

刚刚他的那些行为,只不过想看看,顾景芸带给他的,是不是六年前在金帝酒店那一晚的感觉。

他一向对女人毫无感觉,只有那次意外中招,碰过那一个女人,所以印象深刻。

当年苏良煦刚刚被算计的时候,曾派人去查过,只查到监控录像里是三个男人,把那个昏迷的女人送进了房间。

因为录像的像素不清楚,所以看不清那些男人的样子,再加上这件事对苏良煦来说恶心至极,也就不愿意继续追查下去。

如今有了线索,苏良煦早在三天前就已经派人去查了。

是安浩瀚,以谈和的名义约她吃饭,给她喝了不知名的烈性酒,致使其昏迷,又找人把她送到金帝酒店里。

安浩瀚以为顾景芸无力反抗,便连酒店的录像都懒得抹去。

而那个房间里,原本要买下顾景芸第一次的男人,因为是被苏良煦扔出去的,于是也不敢多言,当安浩瀚问起来的时候也讳莫如深,不敢多说,支支吾吾遮掩过去。

安浩瀚……

苏良煦危险的眯起眼睛,手指轻轻敲在桌面上,在安静的办公室里,显得格外震慑人心。

……

一周后,顾景芸送顾茜茜去上学。

苏良煦给顾茜茜安排的是J市,乃至于全国价格最昂贵,教育最好,安保最好的贵族幼儿园。

顾景芸这一周都还在完善电影角色的造型细节。

她匆匆把顾茜茜送到幼儿园门口,顾茜茜很是乖巧的跟她道别:“妈咪,路上注意安全,我先去上学了。”

因为顾茜茜一向都很早熟懂事,顾景芸看顾茜茜进了幼儿园,便放心的离开了。

殊不知,在顾景芸离开之后,顾茜茜却趁别人不备,直接翻墙离开。

她左右看了看,发现周围没有顾景芸的身影后,才招手打了辆车——这些年,顾景芸对顾茜茜宠爱备至,所以顾茜茜存了不少私房钱。

顾茜茜打车直接来到市医院,从小包里取出苏良煦的头发,又拔了两根自己的头发,全都交给医生去做DNA鉴定。

刚开始医生以为顾茜茜在捣乱,谁知道后来顾茜茜声泪俱下,描述了一番与亲生父亲重新相遇,却被怀疑她是否亲生的悲情故事。

再加上顾茜茜年幼,看起来纯真无暇,医生这才破例为她鉴定。

样本费一千。

顾茜茜肉疼的把自己一大半的私房钱贡献出来。

不过从医院离开之后,顾茜茜却又很快开心起来——她从第一眼看到苏良煦,就觉得这个男人是她的爸爸。

那是一种很难描述的感觉……才让一向沉静稳重的顾茜茜,做了这些大胆的事情。

顾茜茜紧张又兴奋,背着小书包从医院门口出来。

苏良煦眯着眼睛,听着手机里的人汇报:“苏先生,那个小女孩来医院做DNA鉴定,用的是双方的头发。您……”

“出了结果后,让他们先拿给我看。”苏良煦冷静说罢,便打开车门,正好迎上想要打车的顾茜茜。

“叔叔,这么巧。”顾茜茜扬起小脸笑了起来。

毕竟是个孩子,没有那么深的心机,她完全想不到,苏良煦是从幼儿园一路跟着她过来的。

顾茜茜第一天去上学,苏良煦总觉得不放心。

“怎么又自己跑出来。”苏良煦冷着脸教训。他原本就不怒自威,现在冷起脸来更是让人畏惧。

可顾茜茜却好像一点都不怕,她跑到苏良煦身边,道:“我出来办很重要的事情,希望结果是好的。”那么认真的神情。

顾茜茜心里想,希望以后能有爸爸。

苏良煦莫名心疼,一把将顾茜茜抱起来,把她放在车的副驾驶座上,一向与人疏离的苏良煦,却在此时,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结果,他需要一个结果,能够证明他猜测的结果。

苏良煦面上,却是一贯的冷漠,无表情。

“叔叔,送我去幼儿园吧。喏,这是地址。”顾茜茜把一张小纸条递给苏良煦,上面歪歪扭扭写着两个地址,大约是顾茜茜提前做的准备,把市医院和幼儿园的地址都写在了上面。

“你不怕我是坏人?”苏良煦帮顾茜茜系好安全带。

顾茜茜看着苏良煦仔细给她系安全带的模样,还有那冰冷之中隐含的关心,都让她想哭。她是个五岁的孩子,如果不是因为没有爸爸,她原本不必这么早熟,她不必努力让自己懂事,去照顾自己和妈妈。

“嗯。”顾茜茜眼眶有些发酸,别过脸去看着车窗外,奶声奶气又带着鼻音地道,“我觉得叔叔不是坏人。”

苏良煦手里的动作顿了顿,起身揉揉顾茜茜的小脑袋,勾了勾唇角:“坐好。”也许因为不常笑的缘故,使得这个笑容有些僵硬。

顾茜茜却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看的男人。只有他,才配得上妈咪。

……

一路疾驶,苏良煦把顾茜茜送到幼儿园,亲自交到老师那边,摸了摸顾茜茜的头,对她道:“乖乖上学,不许偷跑。”

顾茜茜甜甜的答应下来,心里也甜滋滋的,转身跟着老师进教室。

等苏良煦出来的时候,却看到顾景芸满面怒容的冲了过来。

“我刚刚明明把茜茜送到学校了,老师怎么给我打电话说她不在?我刚来这边,就看到你带着茜茜进学校!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你带着她去哪儿了?!你想干什么?!”顾景芸气到语无伦次。

她刚刚远远的看到苏良煦带着顾茜茜进学校,等她跑过去的时候,却被保安拦了下来,填写出入单子,各种打电话,出示证件,证明了她是家长之后才允许进入。

还没弄完,就看到苏良煦出来。

顾景芸这才冲了过去。

苏良煦沉默的看着她。

“说话啊你,苏总,枉我那么相信你,你竟然别有用心……”顾景芸心急如焚,“以后不用你帮忙,我要带茜茜走!”

“我没有伤害她。”苏良煦平静地道,“或许她还小,偷偷跑了出来,我是在外边遇见她,把她送回来的。”

顾景芸愤怒的望着苏良煦不说话,显然是不太相信他的。

“去调监控。”苏良煦冷然道。

说罢,苏良煦转身进了幼儿园,顾景芸很快就跟了过去。

她倒是要看看,这个苏良煦究竟有什么居心。

又或者真的像他所说,是顾茜茜自己跑出来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