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痕游戏 序章 要死,我们被击坠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  「存储器的崩坏是迟早会的事项,只但是是我们太过小看了这颗星球的主人罢了」  「喂!盖伊!你是也不是弄错了什么!」  肌肉男愤怒的的举起来拳头锤在了控制台之上  「阿拉,这也不是特洛么。啊很抱歉,如果大一坨肉在那里我还我以为你被下界的猴子打成烂老者用权杖轻轻敲了敲金属地板,只见地上出现了稍许的裂缝。。...

永痕游戏

推荐指数:10分

《永痕游戏》在线阅读

)╭  「存储器的崩坏是迟早会的事项,只但是是我们太过小看了这颗星球的主人罢了」  「喂!盖伊!你是也不是弄错了什么!」  肌肉男愤怒的的举起来拳头锤在了控制台之上  「阿拉,这也不是特洛么。啊很抱歉,如果大一坨肉在那里我还我以为你被下界的猴子打成烂老者用权杖轻轻敲了敲金属地板,只见地上出现了稍许的裂缝。。...

永痕游戏

推荐指数:10分

《永痕游戏》在线阅读

  Perseus廊桥

  「棋盘(ChessBoard)已经崩溃,我们剩余的时间不多了」

  三人之中,一位老者最先发话。其身处两人之间,从光秃秃的头顶以及手中的权杖来看,必定是一位德高望重之人。

  老者用权杖轻轻敲了敲金属地板,只见地上出现了稍许的裂缝。

  金黄色的粒子从中飘溢而出,由权杖底部涌入。

  「卡奥斯,就算你不说我们也明白。」

  一旁高挑的女人双臂抱于胸前,随后无奈的摊开了双手╮(╯_╰)╭

  「储存器的崩坏是迟早的事项,只不过是我们过于小瞧了这颗星球的主人罢了」

  「喂!盖伊!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肌肉男愤怒的举起拳头锤在了控制台之上

  「阿拉,这不是克罗么。真是抱歉,那么大一坨肉在那里我还以为你被下界的猴子打成烂泥了呢」

  「臭*子,你会为你的言行付出代价!下界的所有权终究是我们的(σ`?д?)σ,只不过是几百年而已难道你已经忘了我们在此的原因了么!」

  「都给我住嘴!」

  砰!砰!

  权杖的敲击声再次在舰船中回档起来。

  老者依然面色平和,不过,这次是权杖上显现出了稍许的裂纹。

  「说到底我们只是在借用这颗星球而已,我们的族人仍旧处于冰封状态,甦醒之时也为时尚早,存储器的崩坏并无大碍。那些能量终究会残留在这颗星球上。虽然在我们看来,下界的猴子之是在重复我们的历史,迟早有一天将会灭亡,但他们的文化,思想,最终会变为始源(origin)

  始源(origin),黄金色的粒子,构成一切物质甚至是概念的本源。其即为永恒的“有”,亦或是“存在”。而宇宙则是其自身创建的平台。作为最低端的意识体亦是最顶端的物质,“他们”以吸食“平台”中的“可能性”进行增殖,进化。

  若是说人死后会去哪里,想必是一点也不剩,全归于“无”的状态。相对的,曾经拥有的一切精神,情绪,思想,都会回归于始源,成为其粮食。

  作为宇宙最中心的智慧种族——梵沓,其族人处于“有”的最密集处。因此,以始源为基础能源发展的他们,获得了至高无上的科技文明。从始源中提取能量的技术,以及依靠始源存储物资甚至是保存记忆的技术都成为了普遍的科技。

  然而,过于祥和的社会使人们更加慵懒。能源足够所以无需工作,享乐之人越来越多,就连犯罪也是无需管理——毕竟能源是无限的。

  久而久之,缺乏竞争的社会导致创新力低下,文化思想水平停滞不前。一部分人因无聊的生活而自杀,为防止文明的毁灭,政府提倡人们进入冰封状态。并挑选出力量强大并且善用科技之人进行远征,将始源传播至世界各地。

  于是这颗星球的活体急剧减少,除了远征部队,本国的族人几乎都开始冰封成眠。

  一百年后,始源开始了复仇…………

  这颗星球被黄金之雾所吞噬,建筑,植物都与雾融为一体。第一远征部队也因飞船中始源的暴走而全灭。

  在最后关头,所剩不多仍然醒着的人们将冰封者搬入了Perseus,仙英座飞船,将冰封的机器全数存入为数不多仍然纯洁的存储器中,飞向宇宙的边缘。

  ※

  “我们所剩的时间不多了。。。”

  老者望向廊桥外的蔚蓝色星球,只见浓厚的黄金色雾团逐渐化为直径十几米的层层圆环,从地面指向驾驶室。

  ※

  ——调律者,是由棋盘世界的保护机制而衍生出的抑制力。虽然形式多样,不过,其中只有两位人形者。他们被称为“诗人”。

  在遥远的旧社会,不乏吟诵历史之人。有史官,吟游诗人,音乐家,甚至是作家。

  在通信效率远远不及今日的时代,百姓依靠这些人知晓远方发生的事。当然,信息的完整度是会不断磨损的,毕竟并非亲眼所见。

  而当传递信息的人妄自修改时,也并不会有多少人知晓。

  因此,这些人也被称为改变历史之人。

  犹如百年前的科技社会一般,国家政权会将历史修正,将其偏向于对政权有利的方向。

  所谓“大义”也不过如此而已。

  这些人,与政权一般,拥有私欲。轻者仅仅是给予赞美或是批判,重者则是引发亦或是停止战争。

  如今,在地面与天空互望德的调律之人,正举起手指,指向对方。

  “审判————”

  两人同时发出了低吟。

  “有罪————”

  黄金色的洪流一穿而过,将正中央的飞船击穿。

  ※

  命运不可改变,然而,这些“神明”依旧是高估了自己。

  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警报,飞船的中央就这样“出现”了一个空洞。

  三人并未显的惊慌,如同知晓自己命运一般,与飞船一起向海洋坠落。

  老者又一次将权杖敲向地面,也许是抱着沉重的心情,他并没有使上太多的力气。

  “征服开始————”

  老者低声吼道。

  “始源已经抛弃我们的如今,已经没有退路。”

  他凝视着权杖之上的水晶,“为了族人,消灭一两个种族又何妨”。

  水晶之中,纯色的黄金色粒子一齐共鸣,是抵抗,或是呐喊。

  不过,说到底,那也只是一个“存储器”罢了。

  一族之人,皆于其中。

  “中枢夺还作战开始!”

  盖伊如是说道。

  “蹂躏,杀戮,创造!现在已是破釜沉舟之时,为了我们伟大繁盛的文明,献出你们的忠诚!”

  ————飞船尾部的金雾如同有意识一般,化作箭矢向地球飞去。尾随其后的,则是由金雾实体化而幻化的千军万马……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