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傲战皇 第1章 战神归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三月底。清明时节。细雨绵绵。这五年来,每当清明时节这晚上,天空细雨撒落,从来没有停歇过。北境之地,大夏关外,极其的冷,就算四月天气,其温度依旧在零度左右。在这北漠之地,清明节。。...

狂傲战皇

推荐指数:10分

《狂傲战皇》在线阅读

三月底。清明时节。细雨绵绵。这五年来,每当清明时节这晚上,天空细雨撒落,从来没有停歇过。北境之地,大夏关外,极其的冷,就算四月天气,其温度依旧在零度左右。在这北漠之地,清明节。。...

狂傲战皇

推荐指数:10分

《狂傲战皇》在线阅读

四月初。

清明节。

细雨绵绵。

这五年来,每当清明节这一天,天空细雨洒落,从未间断过。

北境之地,大夏关外,异常的冷,哪怕四月天气,其温度依旧在零度左右。

在这北漠之地,五年来死寂沉沉,渺无人烟,只因这里曾是大夏与邻国战场,五年前最后一战,这里 曾战死了大夏数三十万将士。

自那一战之后,邻国递上降书,甘愿为大夏附属国。

因此,这里也成为大夏数三十万将士的英雄冢。

立碑于此。

只可惜,一国柱石,大夏传奇将星萧临,已成过去。

只因在大夏,谁都知道关外一战之后,萧临陨落。

究竟是那一战陨落,还是功成名就之后,被大夏处决,就无人知道了,甚至五年来萧临两字已经成为禁忌,无人敢再提起。

这其中的意味,有心人一想便知。

不过,萧临的墓碑,依旧立于此地。

此刻,关外墓地边的一条马路旁边,停靠着一辆颇为普通的越野车,在越野车边有一身披貂皮大衣的青年端坐在轮椅之上,他那深邃的眼眸凝视路边百米之外的墓地良久,看不出任何表情。

在他身后,还有一位年近三十的青年,身形魁梧,帮他撑着一把雨伞,细雨落在雨伞之上,变成水珠,缓缓滴落。

天,将黑。

刺骨寒风吹在他那毛边的领子之上,他的身上弥漫起冰冷杀气。

五年了。

哪怕时过五年,但五年前的一幕对他而言,仍然历历在目,恍如昨日。

“元帅,快走,你不能死!”

“元帅,记得为我们报仇,不然我们的死,就太没有价值了!”

“庄术,你愣在那干嘛,还不保护元帅离开,元帅若是有任何差池,我唯你试问!”

“……”

看着百米之外的墓地,那端坐在轮椅之上的青年,脑海之中不断响起一道道声音,那一战,他麾下的三十万将士并非邻国所杀,而是大夏皇室所为。

也可以说,邻国一战,他之麾下只有八千兵马战死沙场。

大夏皇室,为了表彰他的功勋,特在关外替他举行庆功宴,只是庆功宴之上的酒已非酒,而是毒药,麻痹神经的毒药。

也正是因此,三十万将士在一夜之间,几乎皆被坑杀。

功高盖主,结局向来如此。

“萧临,这怪不得我,要怪就怪你太杰出了,二十二岁,就是大夏活着的传奇,这样的人,我大夏皇室怎么可能让你继续活下去,否则夏皇岂不是夜夜噩梦?”又有声音在这青年脑海响起,只见他双手紧紧抓着轮椅两边的护手。

手骨,啪啪作响。

可见,他之愤怒。

这青年,正是萧临。

萧临,十五岁参军,十七岁就替大夏立下赫赫战功,二十岁便是三军统帅,为大夏开疆辟土,打下半壁江山,二十二岁结束邻国蛮夷之战。

一国将星,活着的传奇。

于将而言,生来便为国家撑起脊梁,负重前行。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在军中,他的名字是信仰、是传奇、是三军的神,只要他在,他的将士便会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可是,他对大夏忠心耿耿,然而何曾想到大夏会卸磨杀驴?

三十万将士遭到坑杀。

女友,云沫熙在庆功宴之上,为他而死。

此仇,不共戴天。

五年前的一战,他并未死,只是喝下毒酒之后,双腿麻痹,无药可治,才成为残废,但是五年来,他之麾下的三十万将士的大仇,他一刻也没有忘记。

这三十万将士,都是为他而死。

没有他们以尸体铺路,他萧临早在五年前,就已经陨落在了这里。

之所以,这里有他墓碑,乃是因为他最得力的副将刑渊,穿着他的帅甲,掩护他萧临离开。

至于刑渊,最后自毁容貌,战死沙场。

女友云沫熙,披装上阵,最终也战死沙场。

“拿酒来!”萧临吐出一道声音。

“是主人!”庄术转身,打开越野车的后备箱之后,取下一坛坛事先准备好的美酒,开口道:“主人,我背你上去吧!”

“不用!”萧临摇头,目视前方墓地,赫然从轮椅之上站起,凌厉的脸庞之上戾气无边,随后抬着沉重的步伐,朝前方墓地漫步而去。

“主人,你…你能走路了?”庄术见此,眼底除了惊恐之外,更多的是惊喜,五年了,主人已经坐在轮椅之上五年了。

他庄术又何曾想到,五年之后的元帅,又回来了。

“恩!”萧临轻轻点头,没做回应,拿着酒坛继续漫步,庄术打着雨伞,跟在身后,片刻之后,十几坛酒肴被萧临搬在了墓地前方,一一打开。

之后,他拿起其中一坛,来到刑渊的碑前,看着墓碑之上刻着的萧临二字。

良久,才开口道:“兄弟,原谅我现在不能为你正名,我发誓,在我有生之日,必在这墓碑之上亲自刻上你的名字,喝!”

说罢,萧临手中的酒坛口朝下,美酒犹如泉水,倒落在墓碑之前。

现在不能正名,只因他萧临手中目前无兵无权,还要继续隐姓埋名下去。

“走吧!”祭拜之后,萧临转身抬着沉重的步伐离去,进入车中。

看着萧临那魁梧的背影,庄术心头神伤莫名,他已经守护在萧临身边五年了,无人知道这五年来,萧临在承受着什么,唯有他庄术知道。

堂堂风云人物,大夏举世将星,入赘江家,过着忍辱偷生的生活,都是为了今日。

五年后的今日,那传奇将星,终于又站了起来。

三十万将士的大仇,指日可待。

“主人,还回苏海吗?”在庄术进入车中之后,开口问道。

苏海市江家,乃是苏海八大金融世家之一,资产千亿,江氏集团在苏海举足轻重。

“回!”萧临点头。

那里有他的妻子,他怎么可能不回?

即使,没有同床共枕过。

虽然江家之人可恶,但是他的妻子江欣从来没有嫌弃过他是残废,更何况,刚刚去世不久的江老爷子,这些年对他不薄,对他有救命之恩。

哪怕知道他是大夏叛逆萧临,依旧视如己出。

并且为了掩盖萧临身份,特意许配孙女给他。

这恩,他不能忘。

现在江老爷子过世,江欣继承遗嘱,成为江氏集团总裁顺位继承人,但是江家诸多人会甘心吗?

江家一场权利之争,必然爆发。

更何况,江欣父母早在五年前就已经出车祸双双身亡,如今江欣在江家无疑是如履薄冰。

嗡~

庄术右脚一踩油门,越野车顺着北境马路,朝关内行去,入关之时,自然遭到排查,但是萧临也不是傻子,早就准备好了一切。

入关之后,萧临对着正在驾车的庄术淡淡开口:“五年前一战之后,剩下的兵马还有多少?”

“不足一万,分散在大夏各地,只要主人振臂一呼,皆会投效,其中主人昔日座下的十二飞鹰,这五年来一直在候命着,等待主人痊愈一天,带领他们替三十万将士报仇雪恨!”

庄术回应一声之后,继续道:“龙骑禁军,五年前一战之后,虽说伤亡惨重,但是经过五年的发展,已经恢复元气,随时都可待命!”

“恩!”萧临轻轻点头,拍拍庄术肩膀,开口道:“辛苦你了!”

十二飞鹰与龙骑禁军,皆是他萧临昔日座下的得力战将,每一人都可以一当百。

尤其是十二飞鹰,十二人堪比千军万马。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