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英雄本色 第二章 赚钱了赚钱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第二天清晨刘芒醒着趟在床上听着外面忙碌的声音,小孩嘻嘻声,老人吆喝声,声声入耳。  刘芒猛然惊悟!看来以后是回不去了。不能像以前那样过日子了。我得自强啊,哥才18岁。刘...
  第二天清晨刘芒醒着趟在床上听着外面忙碌的声音,小孩嘻嘻声,老人吆喝声,声声入耳。  刘芒猛然惊悟!看来以后是回不去了。不能像以前那样过日子了。我得自强啊,哥才18岁。刘...

  第二天清晨刘芒醒着趟在床上听着外面忙碌的声音,小孩嘻嘻声,老人吆喝声,声声入耳。

  刘芒猛然惊悟!看来以后是回不去了。不能像以前那样过日子了。我得自强啊,哥才18岁。刘芒看过不少关于三国的穿越小说,本人非常喜欢这段历史的。以后战火连天,自个先得有个强壮的身体保命才是。还有自己也要取个表字,还有,,,,还有,,,,,刘芒想了很多,觉得当下还是学点工夫防身以为上策。

  去拜师学艺,扯谈人生地不熟的。对啊自己来自1800年后,太极拳五行拳啥的自己以前就练过啊,说干就干。

  村长打完水回来,见到院中练武的刘芒,“法师好雅致,不知这是什么功法?为何如此怪异“村长连忙问道。

  “此功法名为“太极拳”,乃是家师所创,此拳法刚柔并济,因此有快有慢。”让村长见笑了。刘芒暗叹,眼下是古代,凡事还是多留个心眼为好。

  村长看不出其中奥妙,也不多问,招呼刘芒洗漱用餐。见刘芒穿着还是昨天的衣物,暗骂自己疏忽大意啊,招呼老伴给刘芒拿了套衣服

  刘芒也不矫情,换上灰袍布衣,索性也换上了布鞋,既然来到古代,就得有个古代人的模样嘛。刘芒暗叹从此以后我便是一名古人了。

  吃完早饭,找到村长直接开门见山的问到能不能在村里找个工作什么的,自己总不能白吃白住吧,自己也是要脸的人。

  “法师可去五十里外的宜阳城那里大户人家多如牛毛,前去化缘定能有所收获”。村长得意的给刘芒指了条发财的好路子。

  ”什么?我去化缘,不就是去乞讨吗。不干!“刘芒怒道。

  见法师生气了,村长也不说化缘了。便问法师识字否?若是识字便能找个好差事。

  东汉隶书文字,还是很好认的,以前由于对历史的喜好,对隶书多有涉猎。刘芒感慨还好自己喜欢历史啊。

  晚辈刘芒自幼熟读诗书,字宝书。村长莫要再叫法师了,晚辈还俗已。刘芒觉得村长为人正直,索性说开了。总不能以后为了身份问题做一辈子出家人吧。

  ”那就好办了!县里正缺文职,老朽可代为引荐。“村长觉得刘芒这孩子还算有点志气的,不愿白吃白住,干脆送到县里发展,读书人找个事做不难。

  “如此多谢村长举荐!将来定不敢忘今日村长举荐之恩。”刘芒弯腰施礼道。

  好说!村长摸着胡子笑道。老朽今日便去县里打点一番,宝书啊!县里武多文少,且静候佳音吧。

  见村长走远的背影,刘芒捏着自己的大腿,疼!确定不是做梦。这么工作问题就解决啦?也忒容易了吧。放眼过去一万封求职信投出去,大多石沉大海。

  现在倒好,几句话的事,工作就解决了,还是吃皇粮的,相当于公务员啊。刘芒想起每年公务员考试那个场景,人山人海,万里挑一啊。

  有了奔头,刘芒昨日闷沉的心情一扫而空,怀着激动的心情出门转悠去了。此时村里的青壮早已去了田中忙碌,村里留守的都是妇人小孩。

  看着完全不认识的庄稼,刘芒郁闷不已。大片大片的狗尾巴草,这是种了给人吃吗?还是用来喂马喂牲口的??刘芒跟个农妇进城似的,到处看,到处问。

  那个你们种田不用化肥吗?农药也不撒吗?那个谁你们家木有铁锹吗?种田的农夫被问的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刘芒知道问了也是白问,索性闭上嘴顺着路准备上官道上看看民风。暗中大喜,以后吃的都是无公害绿色有机食品,哈哈。

  艳阳高照,空气清新村民淳朴这就是古代于村的真实写照了。刘芒一路走,老人孩子看到全都主动上前打个招呼。

  法师哪里去啊?法师吃了吗?法师渴了吗?村民一路嘘寒问暖,让刘芒感动不已。走着走着便上了官道,见官道上人来人往,骑马的,骑驴的,还有推着木质独轮车的,人来人往。

  居然还有路边摊,一张石桌,几个石墩。旁边立个竹竿,竹竿顶端挂个方木,上书一个斗大的”茶“字。

  刘芒走向茶肆,一屁股坐在石墩上。本能的喊道:”小二上茶“。

  小二麻溜的给刘芒上了一盏茶,“法师请慢用。刘芒看着手里的陶盏,忽然想起自己尼玛一个铜板都没有,居然来喝茶。回头小二揍我怎么办?

  瞧那小二模样一米八个头,皮肤黝黑健硕,一看就是个打架好手。我是跑呢还是跑呢,正在刘芒纠结的时候,俩个衣着华丽的人牵着马走了过来,看样子是准备过来喝茶的。

  有了,我是法师我能化缘啊,刘芒拍着脑袋瞬间想出了好点子,把化缘=乞讨什么的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刘芒盘起双腿,双手合十,闭目养神。果然俩人见法师庄重严谨,像是大德法师,便主动前来搭讪。

  法师在此悟道!吾等叨扰了。一个稍微年长的青年率先开口道。

  “无妨!相聚便是缘。刘芒睁开眼仔细打量起来,两人头扎布带,身着锦衣华袍,腰上挂着玉坠,一看就知道非富即贵。

  二位哪里去?刘芒是个比较健谈的人,开始交谈起来。

  吾等进京求学,哎!一言难尽啊。俩人皆露出苦恼之色,闷头喝起茶来。

  ”贫僧不才,原为二位解惑,但说无妨“。流氓开始忽悠道。

  吾等仰慕京师大儒卢植,然卢植不喜官宦纨绔子弟。若不能拜其师,回乡恐遭人笑话,因此苦恼也!

  想拜名师,知道自己入不了卢植法眼,回家又怕别人笑话,真是两个二百五。刘芒暗叹古代人就是矫情,不过茶钱落在二人身上。还得帮上一帮。

  “此事易尔!刘芒信口开河道。

  俩人立马来了精神,看法师年纪青青的,不会是吹牛皮吧,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还是问了,”请法师指点迷津。

  刘芒看着俩个二货,满脸疑惑的表情。感情是不相信自己啊,索性闭上双眼,不说话了。

  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下明白过来,这是要钱的节奏啊,自己又不差钱。于是俩人各掏出一锭银子放在石桌上。郑重的再次说道:请法师指点迷津!

  刘芒眯着眼,看着银子,我擦,有钱人啊。看哥不忽悠死你们。

  ”汝等可去京师宦官府邸,大骂宦官当道,世风日下,如此卢植能定高看各位,拜师一事可水到渠成。“

  这!俩人惊呆了。如泼妇骂街那般可是有辱斯文啊,这能行吗?再说宦官专横,拿住我等,又该如何是好?

  “傻啊你们,可以晚上去骂嘛!夜黑风高的,实在不行可以花钱雇人开骂嘛?卢植素来与宦官不和,尔等大骂宦官便是与卢植志同道合,如此拜师一事便成了一半了。”刘芒接着忽悠道。

  有道理啊!俩人越想越觉得此事可行啊,茶也不喝了,直接告辞牵马上路了。看着二个二百五走远的背影,刘芒怒道:茶钱还没给呢,就跑了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不过看着石桌上的银子,哈哈。。。。。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