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英雄本色 第三章 跑路遇山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杂的,的确西汉时期这个文化教育事业真是是也没啊。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解难的道理刘芒但是懂的,顺口地说:噢!王二啊,你想给自己娃娃取什么样的名字?霸气十足的,儒雅的?  王二脸上笑开花后,法师是讲求啊。张口道:男娃,以后让他当兵的建功立业去,女娃希望能今后法师大才,莫要怪罪,其实是贱内要生了,想请法师给起个名字,将来好出人头地。。...
杂的,的确西汉时期这个文化教育事业真是是也没啊。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解难的道理刘芒但是懂的,顺口地说:噢!王二啊,你想给自己娃娃取什么样的名字?霸气十足的,儒雅的?  王二脸上笑开花后,法师是讲求啊。张口道:男娃,以后让他当兵的建功立业去,女娃希望能今后法师大才,莫要怪罪,其实是贱内要生了,想请法师给起个名字,将来好出人头地。。...

  “什么?喝茶不要钱?你怎么不早说。”刘芒笑着说道。这古代人真是可爱的很啊。

  法师大才,莫要怪罪,其实是贱内要生了,想请法师给起个名字,将来好出人头地。

  奈何。。。。小二支支吾吾的摸出一串铜钱来,恭敬的放在石桌上。

  刘芒看着石桌上的铜钱,无语了。喝茶不要钱,还送钱,只是取个名字。法师这个职业太牛逼了!这是要发财的节奏啊。

  这个事好说!你叫什么名字?

  王二!看着黝黑的王二,刘芒的心情是复杂的,看来汉代这个文化教育事业简直就是没有啊。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道理刘芒还是懂的,随口说道:噢!王二啊,你想要给自己娃娃取什么样的名字?霸气的,儒雅的?

  王二脸上笑开花,法师就是讲究啊。开口道:男娃,以后让他当兵建功立业去,女娃希望将来嫁到富贵人家去。

  “男娃就叫王重阳,女娃就叫王语嫣。”刘芒郑重的说道。王二连忙道谢!心里默默的记下法师起的名字。

  刘芒哼着歌美滋滋的回了于村,看着手里白花花的银子和一串铜钱,这来钱也忒容易了,出家人满好混的嘛。

  回到村长家,村长刚好回来了,看着老于板着个脸,刘芒心里咯噔一下,不会是吃皇粮那个事黄了吧。

  村长直接开口道:刘芒啊!你走吧!

  刘芒急了村长!咋了?出了什么事吗?

  县里说昨日洛水妖异,已派人过来调查此事。你又是昨天出现的,穿着怪异,说不定把你抓了杀良冒功。我思来想去还是送你走为妙。

  看着桌上准备好的包裹,刘芒明白了!自己该走了,自己若赖着不走可能还会连累村里。

  官道,王二茶肆,刘芒依依不舍的跟村长道别,村长啊!明年可能有大灾,村长还是搬到南方避祸为好。村长笑道:老了一把骨头走不动了,老朽年过古稀,不想再动了。

  “倒是刘芒你这孩子啊,出门在外可得长点心啊,少走夜路,远路最好结伴而行,可别再遭了山贼”,村长一再叮嘱道。

  刘芒那个感动啊!前几天还是个没人管没人问的苦命娃儿,跟老于才相处不过一俩天的,怎会如此,感觉老于就跟亲爹似的!搞的自己眼泪哗啦的,这老头真是的。

  刘芒垂头丧气的出发了,沿着官道向北而行。老于说往北二百余里就是京师洛阳,二百里啊,得走多少天啊,这搞个古代公交肯定能赚钱。刘芒一边走着一边感慨以后要不要做交通运输生意。

  刘芒越走越觉得不对劲啊,道上怎么一个活人都看不见,不就拐了几个弯么?难道自己走错了?看着泥路越来越窄,俩旁的茅草越来越高,心中忐忑不已,荒山野岭的,要是碰上山贼怎么办。总感觉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刘芒回头准备原路返回。

  哪里走!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回头路上三名黑衣大汉拿着大刀片子缓缓走来,边走还边嘀咕,又抓一个,哈哈。。。。

  我勒个擦!刘芒大骂TMD真想抽自己几个嘴巴子,说什么来什么,也不废话,拔腿往后跑。没跑几步,呆住了。

  前后左右十几名山贼把刘芒团团围住,刘芒知道自己这会是真的遭了山贼了,尼玛!早上老于刚提醒我,别再遭了山贼,下午就应验了,我TM怎么这么倒霉啊。

  一众山贼见刘芒不反抗,挺上路子的,抓起来捆住,丢在马背上,回了山寨。

  马背上的刘芒,心里大骂一帮****的土匪,老子还没捂热的银子就这么送了你们,早晚带兵缴了你们。

  黑夜,双马山,黑风寨。刘芒看着自己的囚房,说是囚房,其实就是一个小山洞,洞口插满了大腿粗的木桩。还有一个躺在草堆里的囚友。既来之,则安之。刘芒安慰自己道。

  兄弟哪人啊?怎么抓来的?刘芒推醒了自己的囚友。

  “哎,一言难尽啊!在下陈康,昨日连夜赶路,遭了山匪,真是悔不当初啊”。

  哦!难怪老于提醒少走夜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

  “在下刘芒!见过陈康兄!”刘芒拱手失礼道。

  什么?连出家人也劫,真是道德沦丧,世风日下啊。陈康一听刘芒是出家人,顿时火冒三丈,破口大骂起来。

  “不知这群山贼如何处置我等。”刘芒道出眼下最关心的问题。

  “唯一死尔!可惜我的俩个美妾”不知她们怎么样了。陈康一脸的忧虑说道。

  还能咋滴,一群山贼二个美妾,猪脑袋都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刘芒鄙视道。

  刚说完,刘芒连忙抽了自己一嘴巴。只见囚房外大院声音大噪,几张方桌拼起来的大桌上,有俩名瑟瑟发抖的女子抱在一起。一名山贼拿掉此二人口中的堵布。

  一时间,整个山寨响起了哭泣声,求饶声,和尖叫声。

  “哈哈、、、今日便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等,还是乖乖从了某家吧。“若是不从,嘿嘿。。。一名头领模样的大汉叫嚣道。

  畜生!陈康歇斯底里的吼道。刘芒也惊呆了,这是鬼子真人秀要开场的节奏啊,二女大战一群山贼?

  见女子不上路子,头领大笑道:小的们,脱!头领发话了,十几个山贼跟打了血似的,七手八脚的把两名女子扒光了戏耍,又摸又啃的。

  偶的神啊!刘芒完全震惊了,傻傻的看着发呆。耳朵里充斥着女子无助的尖叫声。

  畜生!畜生!不得好死!陈康双眼充血,用沙哑的吼声怒骂道。

  其中一名女子不堪受辱,拼命反抗居然抓破了头领的面额。贼首大怒,抽出腰间的大刀,手起刀落,一具鲜活的身体,从此身首异处。

  另一名女子当场吓晕过去。哼!坏了某家的兴致,贼首大骂,顿时没了兴致,恶狠狠的回了屋。顿时一群小喽啰蜂拥而上。

  刘芒已经傻了,北风呼呼的刮!山贼们的淫笑声填满了整个山寨。

  忽然像是一个晴天霹雳!一声断喝!给吾开!!!!

  咕咚一声巨响!山寨大门像是被炸开似的,门片四散飞来,顿时一群山贼被砸的哭爹喊娘的!

  这时众山贼才看清,一名光着膀子的魁梧大汉骑着高头大马,手持一柄开山大斧凶神恶煞般的杀了过来。

  山贼群起而攻,显然都是舔过血的人,个个露出凶狠的目光。

  贼首提着大刀!冲了过来,断喝!什么人敢来我黑风寨撒野!

  某乃河东杨县徐晃是也!徐晃直取贼首,所过之处,掀起了腥风血雨。待到离贼首五丈之距,舍了战马,凌空而起,飞向贼首,一声断喝,给吾开!!!!!

  贼首感觉自己像是被钉在地上,浑身无法动弹半分,满脸的震惊之色,心中大骇。吾命休矣!贼首本能的举起手中的大刀。

  哐当一声巨响,地上被劈出一条打裂痕。贼首被劈的四分五裂,大刀都被震成了两半。

  这时山寨炸了锅了!里里外外涌出百十号山贼,叫嚣着要给大当家的报仇!可无一人敢上前来战,双方陷入短暂的对峙。

  用弓箭!顿时十几号山贼醒悟,换了弓箭对准了徐晃。一波齐射,徐晃不避不闪,尽直杀了过来。迎面箭矢皆被大斧劈落。

  杀直最后,徐晃浑身是血,整个山寨就剩下十几名颤抖的山贼。徐晃大吼!冲了过去,余贼吓破了胆,抱头鼠窜,各自逃命去了。

  徐晃来到刘芒囚房外,一斧劈开木质栅栏。

  贤弟!为兄救你来了。徐晃直接抱住陈康,此时陈康已是中风状态,口不能言,眼挣的老大,手指着逃跑的山贼。

  ”他要你杀光那些逃跑的山贼,为其小妾报仇。“刘芒开口道。

  看了看成康,徐晃又看了看逃跑的山贼。

  徐晃吹了声口哨!一匹黄标大马,快速奔来。凌空一跃,跳上马背,直奔山下,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刘芒看着地上一道深半米,长两米的裂口,这真是被劈出来的啊!

  大约半个时辰时间,徐晃满身是血的回来了。

  ”贤弟!一干贼众已全部斩杀!无一漏走,贤弟大可放心。“成康听到这句话,闭上眼,晕了过去。

  “贤弟!贤弟!都怪为兄大意,才有今日之祸啊。”徐晃哭着说道。

  ”成康兄只是,气血攻心晕了过去,应该无事。“刘芒开口道。

  无事便好!,,话还没说完,徐晃晃悠悠的倒下了。,

  尼玛都晕了咋办?刘芒连忙查看徐晃的伤势,全身摸了个便,楞是没找到一个伤口。徐晃呼吸均匀有力,刘芒断定这货累晕了。十几个山贼四面八方的跑,要想全杀了可不容易。

  刘芒记得清清楚楚关羽就是被徐晃在”樊城之战“中击败的,最后退走麦城,惨死吕蒙之手的。

  这么牛逼的人物,刘芒心生仰慕不免多看几眼,徐晃二十左右,国字脸,一米八的个头,魁梧雄壮,一眼看去便知此人非一般人。

  品性端正,武功又好,最重要的是肯为兄弟两肋插刀!简直是居家旅行必备保镖的上上之选。刘芒想着如何弄个保镖防身而陷入了沉思。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