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英雄本色 第六章 岳父半个爹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哈。。。  刘芒汗颜,,刘芒忆起那天下午白天,徐晃杀匪首劈出那条大裂缝,真是太牛b了。自己这瞎练,野路子也也不是个办法。  “公明啊!你那天下午白天杀匪首,什么功夫那般很厉害,杀的匪首豪无招架之力之力,将此功法教给与我好啊。”刘芒卑鄙的地说。  “宝书你看着刘芒耍着太极拳,徐晃不知道该如何评价,感觉就像显摆玩耍似的,跟娘们俯首弄姿一样一样的。。...
哈。。。  刘芒汗颜,,刘芒忆起那天下午白天,徐晃杀匪首劈出那条大裂缝,真是太牛b了。自己这瞎练,野路子也也不是个办法。  “公明啊!你那天下午白天杀匪首,什么功夫那般很厉害,杀的匪首豪无招架之力之力,将此功法教给与我好啊。”刘芒卑鄙的地说。  “宝书你看着刘芒耍着太极拳,徐晃不知道该如何评价,感觉就像显摆玩耍似的,跟娘们俯首弄姿一样一样的。。...

  驿站院内徐晃练武的吼声吵醒了睡得正香的刘芒。大清早的,真是干劲十足啊,刘芒暗骂自己贪睡,怎么能被徐晃比下去,快速穿衣。找徐晃练功去了。

  看着刘芒耍着太极拳,徐晃不知道该如何评价,感觉就像显摆玩耍似的,跟娘们俯首弄姿一样一样的。

  看着徐晃鄙视的表情,刘芒大声说道:此乃太极拳,外柔内刚,有阴有阳,阴阳并济,故此有快有慢。

  徐晃还是小声鄙视道:这么牛逼的拳法,还不是被山贼抓了,靠我前去解救,哈哈。。。

  刘芒汗颜,,刘芒想起那天夜里,徐晃杀匪首劈出那条大裂缝,简直太牛逼了。自己这瞎练,野路子也不是个办法。

  “公明啊!你那天夜里杀匪首,什么功夫那般厉害,杀的匪首毫无还手之力,将此功法传授与我可好。”刘芒无耻的说道。

  “宝书你真要学功夫吗?”徐晃不知道宝书是心血来潮,还是真心想学。

  “是啊,再碰到山贼如何,总得有点功夫防身吧。”刘芒郑重的说道。

  看着刘宝书态度陈恳,想来是真心实意想学武功。徐晃得意的说道:宝书兄弟想学功夫也是好事一桩,只是功夫一途博大精深。要吃不少苦呢。

  宝书你且看好!徐晃扎着马步深吸了一口气,气沉丹田,举手投足见仿佛浑身充满了神力,猛然间右手紧握高举,用力向地上砸去。哄一声!地面尘土飞扬。

  刘芒惊呆了,脚下传来的震动,仿佛巨石砸在地上似的,少说千斤之吧。

  徐晃说道:方才某用了八成力道,才有如此威势,武学一途,先要练体,后要练气,方能有所成就。

  “练体还要练气?公明兄速速教我。”刘芒迫切的说道,谁没有大侠梦,以前练的都是花架子,打打小流氓还凑活,这等功夫如练成了,以后天下走一遭怕是不难吧。

  看着刘宝书炽热的目光,徐晃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练体就是练力,举石锁石墨可练力,而后练气,呼吸吐纳可纳气于体内,故此力气大大增加。待到一定境界时,便如我这般。

  我擦啊,整的跟武侠小说似的。刘芒暗下决心一定坚决彻底的练功夫,早日成就徐晃这般境界。不过想想这话说的怎么这般耳熟。

  “对了,内力!这就是小说里说的气沉丹田,内力!”哈哈刘芒痴痴的笑道。

  内力!徐晃也是头次听说这个词,想想却也合理。于是开口道:不错,可以说是内力。待内力修为达到一定境界,甚至可以传到兵器上而增加兵器的威力。那日夜里,我能一招劈死贼首,便是将内力传与兵器上。

  刘芒震惊了,难怪能劈出一条深半米,长两米的深沟。原来还有这般道道。

  公明如今武功是否大成?可曾遇到对手?刘芒迫切的问到。

  “某惭愧啊,从小习武至今,还未大成。至于对手嘛,世间如我这般多如牛毛。”徐晃老实的说道。

  我擦,多如牛毛,那我遇上,岂不是死的渣都不剩了,刘芒忽然觉得自己以后还是低调点好。说不定哪天碰到一个,一巴掌拍死咋办。

  “那么如何将内力传与兵器之上呢?”刘芒虚心的问到。

  某也是只能偶尔将内力传与兵器之上,还不娴熟。长年使用一件兵器,久而久之便能与自己相通,如此便能传内力与兵器,此乃某家父所授。

  原来是这么回事!咱以后还得寻件趁手的兵器?我擦,还是练好太极吧。内力外放兵器那个太遥远了。

  刘芒用心牢牢记住徐晃所说的练功之法,认真的耍起太极拳来。一招一式仿佛活了过来,刘芒小有所悟,直到打完十遍太极拳,刘芒震惊不已,刘芒觉得这太极根本不像拳法,每次打拳像是沟通天地,吸收日月精华。

  刘芒打累了,想不通索性不想了,招呼徐晃一起回了驿站。

  驿站里,陈康与甄逸居然坐在一起聊的欢声笑语。刘芒连忙换了副恭敬庄重的表情走了过去,也不矫情,直接坐在甄逸对面。

  “甄先生,昨日在下之求,还望先生成全与我。”刘芒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刘芒门清的很,古代求亲只要搞定了岳父,这事就成了九成。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古代都这章程。

  “唉,非是老夫不肯,乃是小女曾言将来非盖世英雄不嫁,老夫也收无能无力尔。”甄逸吹胡子瞪眼的说道。与刚才欢声笑语的判如两人。

  这明显的借口嘛。你是爹你居然无能为力,大爷的!刘芒心里骂开了锅。见到陈康对自己挤眉弄眼的,难道有戏!刘芒开口道:某去吩咐厨房弄几个好菜,我们再谈。

  刚到厨房,陈康果然跟来了,拉着刘芒的手说道:宝书可是想娶甄逸之女,甄宓?

  “然也!可甄逸乃是官宦人家,像是瞧不上我,如之奈何?”刘芒摊摊手说道。

  宝书兄弟,此事易尔!想来甄逸心里也是答应的,只是口上不说,无非想看看宝书兄弟还有何本事。你想啊人家不同意,大可直接走人,为何还赖在驿站不走?

  刘芒激动不已,这岳父有意思啊,想想心中大爽,手舞足蹈。

  “宝书兄弟勿要掉以轻心,此事甄逸毕竟还未点头,仍有变数。”陈康说道。

  “差点得意忘形,元安兄弟莫要笑话我,现在我该如何。”刘芒恭敬的问道。天大地大,讨老婆的事最大。

  看着刘宝书仍对自己兄弟长兄弟短的,陈康感动不已的说道:宝书莫急,我等可以说昨日所做《洛神赋》乃是与甄宓的定情信物,如若甄逸不同意,让他还回来。

  “还回来,怎么可能,看那模样只怕看上一眼也难。”

  “定情信物,如是不还,岂不正好,应了此事。”陈康得意的说道。

  我擦!这也行。。。。里面居然还有这道道。

  刘芒愉快的来到甄逸面前,甄逸见刘芒面带喜色也是疑惑不解。

  “今日未能与甄先生结下翁婿之谊,真是遗憾之极啊,昨日某不才,所做《洛神赋》还望甄先生完璧归赵。”刘芒很是直接的说道。

  坏了!甄逸心中咯噔一下,看着陈康又看了看笑呵呵的刘宝书,定是刚才陈康那厮出的馊主意。甄逸又看了看旁边的徐晃,来了注意。

  “这位兄弟面色庄严正派,你且说说送人之物,可要回否?”甄逸把注意打到看似老实的徐晃身上。

  徐晃知道刘宝书想要娶人家闺女的,可又不知道咋帮刘宝书,索性点头道:先生啊,我这兄弟确实真心实意啊,还望成全。

  “我与先生非亲非故,为何送于先生,此物乃是为甄宓所做,乃是定情信物,先生既然不答应,还要收下不成?”刘芒笑道。

  甄逸语塞,心里大骂陈康不是个东西,前面跟自己有说有笑,屁大的功夫把自己卖的一干二净。还有那个徐晃闷头闷闹的。

  见甄逸气愤不已,刘芒知道时候到了,直接开口道:在下刘宝书,虽无功名在身,可也是性情中人,不愿勉强先生。某对甄宓真心实意,如有二心,愿遭天谴。

  甄逸本来还是有点意见的,面上挂不住。见刘宝书真情流露,都发誓了。于是心中一软,点头答应。

  这边刚点头,刘芒连忙拜首,施跪拜大礼:多谢岳父成全。速度之快,徐晃陈康甄逸都还没反应过来。

  见大家呆呆看着自己,刘芒不好意思的说道:见岳父大人首肯,芒心中欢喜不已,唐突了,勿怪勿怪。

  现在好了都是一家人了,人家岳父都叫了几遍,自己还能咋滴,这个便宜女婿,甄逸咬牙认了。

  “贤婿无需多礼,如今你我已是一家人,就不要如此客气了。”婚姻大事皆要过问长辈,贤胥还是通知家中父母为好!

  甄逸开始查户口了,见刘芒面色如玉,谈吐不凡,才学惊人,定当大户人家。

  刘芒心里嘀咕,自己老爸老妈我哪知道,自己孤儿院长大的。

  “在下,自幼随家师避世修行,不知父母何人也!”刘芒摸了摸挂在自己脖子上的项链说道。这话到是没说假,刘芒确实不知道父母是谁,这个问题困扰刘芒多年,只有脖子上的项链从小戴到大,或许是找到父母的线索。

  甄逸见刘芒身世坎坷,也不好意思再问,便说:常言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见见你师傅也是可以的。

  “家师避世修行不愿沾染凡尘。”刘芒想也没想的答道。

  甄逸那个气啊,但又觉得刘芒身世太过凄凉,情有可原。于是慈爱泛滥感动的说道:宝书啊,你我即是翁婿,以后我便是你半个父亲,好好照料与你,可好?

  刘芒那个感动啊,从小没人疼没人爱的,长大了无依无靠的,美美看见那些幸福家庭,心里都不是滋味。如今穿越了,居然。。。。。

  于是刘芒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孩儿多谢岳父大人抬爱!

  此时徐晃也是一双虎目见泪,感慨不已,没想到刘宝书身世如此凄惨,自己也是出来闯荡许久,都没给父母寄过一封家书。

  陈康更是抹着眼泪说道:以前我处处搬弄是非,让爹娘担忧,如今离家一年有余,为何今日此时,甚是想念父母也。

  三人想到痛处居然抱在一起嚎啕大哭起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