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爱缘于光年 第6章 追丑女的花心总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袁爱按照陈云帆的要求,在附近的一家叫“饕餮”餐厅定了一个最好是雅座。每次她为陈云帆自身定位的时候,袁爱总会感叹有钱有势是好,原本这家餐厅只选择接受会员,一张会员卡除了年陈云帆让她预订这里的位置,肯定又是与哪位美女有约,她只用报上陈云帆的名号,就订到了一个包间。。...
袁爱按照陈云帆的要求,在附近的一家叫“饕餮”餐厅定了一个最好是雅座。每次她为陈云帆自身定位的时候,袁爱总会感叹有钱有势是好,原本这家餐厅只选择接受会员,一张会员卡除了年陈云帆让她预订这里的位置,肯定又是与哪位美女有约,她只用报上陈云帆的名号,就订到了一个包间。。...

袁爱按照陈云帆的要求,在附近的一家叫“饕餮”餐厅定了一个最好雅座。每次她为陈云帆定位的时候,袁爱总会感慨有钱有势就是好,本来这家餐厅只接受会员,一张会员卡除了年费五十多万,而且还得有本市的一位政界人士推荐才可以拥有,所以像“饕餮”这种高级的餐厅,不是一般有钱就可以进去的。

陈云帆让她预订这里的位置,肯定又是与哪位美女有约,她只用报上陈云帆的名号,就订到了一个包间。

订好餐,陈云帆带着袁爱去了“饕餮”,这是一家清净素雅的餐厅,餐厅每个区域都有一个私密的小包间,坐在这里,完全不担心被人听到任何机密。

走进餐厅,报上了陈云帆的名字,店主冲着陈云帆两人淡淡一笑,找了个靠里的包间坐了下来。

“小爱,你想吃什么?”

“我叫袁爱,陈总裁请叫我全名。”

“那么叫太生份了,还是这么叫,亲近点。”

“对不起,我们并不熟。”

美味可口的饭菜很快送了上来,本来袁爱认为这家餐厅只是给有钱人提供一个相对私密的空间,饭菜并不需要特别有特色,可是等到看见桌上那让人充满食欲的美味时,袁爱还是投降了,整颗心彻底的被美食所折服。

“程先生,今天来得很巧,今天我们老板亲自下厨,您可以试试这几盘我们老板的新菜,这盅是黄唇鱼汤,这鱼它全身都是宝,其鱼鳔是治疗产后血崩的特效药,也是治疗男女不孕的良药。别看它只有这么小小的一盅,这鱼肉一百克需要三万块人民币。这个是柠檬袋鼠肉,这肉是专门从澳大利亚送来的。还有这盘,还有这个橄榄油凉拌青芦笋,既清爽而不会让女士长胖。”店员一一将菜端上了桌,然后退出了包间。

陈云帆切下一小片袋鼠肉放进嘴里,微酸的口感让他点了点头。

然后,陈云帆用汤勺舀了一盅黄唇鱼汤放在袁爱跟前,“吃点这个,你该多补补了。”

袁爱将她整齐而厚重的刘海,向下遮住眼睛。她不明白为什么,今天的陈云帆对她如此热情。

袁爱觉得她还依旧平凡,可是陈云帆却不这样认为,连那个带着那稍显沉重的黑框眼镜他也将他看成一种成熟与干练的美。

陈云帆一顿饭,不停的给袁爱夹菜,自己也只是吃了几口,他一边给袁爱夹菜,一边关心袁爱的生活。

“小爱啊!你家就是K市的,以后,我在这儿人生地不熟,你可要好好帮帮我哦。”

袁爱又抬了抬自己的大黑框,机械的点了点头。

她一个穷人家的孩子,他还需要她来帮助他?今天她的老板疯了吗?

陈云帆以前没注意过跟在自己身边两年的女人,甚至连她长什么样子都只有模糊的映像,在他的印像里,他的袁秘书不过是一个工作还算认真本分的人。

陈云帆一直认为,他是上天派来拯救所有女人的,多少女人为了想要拥有他的爱,都是要倾尽所有。

他都这么放低姿态了,她也应该有所回应,可对面的女人,却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陈云帆的热情,让袁爱感觉到了一丝不快,在她看来,陈云帆爱玩,那是他的事,但是她玩不起他的游戏,她只想好好工作,能养活儿子就好。

“陈总,您到底有什么事,你尽管说清楚,我不喜欢这样不明不白!” 实在是被陈云帆盯着有些别扭,她只能先开口了。

“小爱啊,你这么说,我可真的很伤心,我能有什么事?现在追你,就是我最大的事。”

“追我?在您看来,我和您以前的女人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啦,你是你,别人是别人!”

“那您为什么看上了我?”袁爱推了推眼镜,“我只是个丑小鸭,没长相,没身材,而且还不会说话。”

“我就喜欢你的直接!你真是太可爱了!”

“我可爱?呵呵,陈总,你是说笑吧,您的游戏,我不想玩,也玩不起。”

“你就当我们做一场游戏,赌注是我的真心,你赢了,以后你就可以拥有我的全部,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陈云帆挑逗的冲袁爱眨眨眼。

“若我输了呢?就要永远滚出你的视线是吗?”袁爱一听,就知道这位老板,是准备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大的坑,就等着自己傻傻的往里面跳。

她已经不是刚毕业的小姑娘了,她离过婚,还有个儿子,她不会听他几句漂亮话,就拿自己的一生陪陈云帆玩一场对他而言无关紧要的游戏。

“跟我在一起期间,我可以负担你所有的费用,以后你想买什么都给我说,你看怎样?”陈云帆抛出了极具诱惑力的橄榄枝,就袁爱现在的条件,她肯定会心动。

袁爱听完,顿感受到侮辱,用餐巾擦了擦嘴,站起身,“总裁,我吃饱了,我回去上班了。”

陈云帆的嘴角向上拉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拉住袁爱的衣袖,“着急什么,上班还早呢,而且,以后只要和我在一起,你什么时候回去上班都不会有人说什么!”

袁爱猛然甩开陈云帆的手,抽出自己的衣袖,咬着牙说,“不用了,总裁您先吃,我先回去了!”

陈云帆感觉到了她的排斥,他本想轻轻的抚慰一下身边的佳人。却不想,佳人却因为他的靠近,而不停的往后退着,直到退到了门边。

陈云帆以为袁爱只是对他玩欲擒故纵,奉上打死人不偿命的嬉皮笑脸,一把拉住袁爱的胳膊,想把她的身子揽进自己的怀里。

袁爱退无可退,看到陈云帆的越来越近的双手,想都没想,甩手就给了他一个巴掌,然后,转身就走。

袁爱离开餐厅,只留下陈云帆捂着脸颊站在原地。

陈云帆见过的美女很多,对他玩欲擒故纵的女人也很多。平时,他吃惯了山珍海味,开始也只当她是一盘清淡小菜,没想到,她还真的是对他毫不客气。

袁爱的泼辣和冷淡,反而激起了陈云帆的斗志,很多年他都没有对一个女人这么上心了。

陈云帆嘴角扬着,用纸巾擦了擦嘴角,他喜欢聪明女人,也觉得这一次的追求特别有挑战性,他发誓,“袁爱,哼!我一定会让你爱上我的!”

袁爱从包间里出来,低着头,在过道里,无意中撞在了一位中年女人身上。

女人因为拿着一只钻戒,正跟几位夫人显摆,袁爱这一撞,她一个趔趄,差点跌倒,钻戒被抛出一个弧度,滚落在地上。

女人刚稳住身子,就冲着袁爱骂了一句,“喂,准备去投胎吗?走路不带眼睛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