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言绵语 第2章 是她老公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王导……”林佳萱敢反抗意识,没办法默默的能承受。……第二天,808房间。温绵绵醒过来的时候,正躺在一间尤其超豪华的套房里。玻璃窗房间的落地窗,也可以看见外面是一望无际的蓝色大……。...

温言绵语

推荐指数:10分

《温言绵语》在线阅读

“王导……”林佳萱敢反抗意识,没办法默默的能承受。……第二天,808房间。温绵绵醒过来的时候,正躺在一间尤其超豪华的套房里。玻璃窗房间的落地窗,也可以看见外面是一望无际的蓝色大……。...

温言绵语

推荐指数:10分

《温言绵语》在线阅读

“王导……”

林佳萱不敢反抗,只能默默承受。

……

第二天,808房间。

温绵绵醒来的时候,正躺在一间特别豪华的套房里。

透过房间的落地窗,可以看到外面是一望无际的蓝色大海。

温绵绵揉了揉脑袋,她还在游轮上。

等等!

这不是她和林佳萱的双人房,这是哪里?

“嘶——”

她慌慌张张地从床上坐起身来,只觉得浑身上下好像被车碾压过一般的酸痛。

温绵绵吓了一跳,猛地把被子掀开,自己居然全身光溜溜的,一丝不着。

而且,白皙的皮肤上还有星星点点的红色印迹。

惨了!

她失身了!

小脸蛋顿时吓得苍白。

“咔嚓”一声,浴室的门突然被打开。

温绵绵循声看去,印入眼帘的是男人健壮挺拔的身材,那小麦色的肌肤,还有那六块腹肌,要比娱乐圈的男艺人更加完美。

顾言琛正低着头用毛巾擦拭着湿发,当他抬起头看向大床的时候,两人的表情都凝滞了。

“你醒了?”

“顾言琛!”

几乎是异口同声。

“这是怎么回事?”温绵绵立刻用被子裹住自己,一脸懵逼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而此刻,昨晚的一幕幕,就像是播放纪录片一样,在她的脑海里浮现出来。

“温绵绵,这应该问问你自己。”顾言琛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修长的腿叠在一起,神色冷淡地看着她。

温绵绵倒吸了一口冷气,恨不得整个人钻进地洞里去。

她已经想起来了。

昨晚她走错了房间,然后还……还强吻了顾言琛,还调戏了他,然后然后……然后就滚床单了!

“对对对不起……”温绵绵脸色爆红,别过脸不敢看顾言琛,磕磕巴巴地说道:“我昨天晚上不知道怎么了,我神志不清,我真的不知道你也在这……”

“所以,你对别人也是这样?”顾言琛眸色沉了沉,语气冷得仿佛能把人带到寒川去。

“不是的!”温绵绵立刻否认,牙齿咬了咬嘴唇,嗫嚅道:“我昨天可能是喝多了,你就当我是发酒疯好了,昨晚的事情,咱俩都忘了吧!”

她把头闷进被子里,不敢去看顾言琛的表情。

温绵绵心底抓狂,她怎么就……就和顾言琛发生关系了呢?

那她以后还怎么和他相处?

“忘了?”这两个字几乎是咬牙说出的。

“嗯嗯,忘了忘了,咱俩都忘了!”温绵绵没听出顾言琛口气的变化,猛地朝他点了点头,确认地说道。

“温绵绵。”

这时候,顾言琛突然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开口喊了她一声。

脸色阴沉得不像话。

“嗯?”温绵绵疑惑。

他不会要找她算账吧?

虽然昨天确实是她恬不知耻地缠着他,然后两个人就干柴烈火了,但是……这种事情毕竟是女人吃亏,他有什么好生气的?

顾言琛迈开长腿,走到了床边,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坐在床上的小女人。

“昨天我以为,你趁着发酒疯来找我履行夫妻义务。”他微微挑眉,语气波澜不惊:“所以,不是我以为的那样?”

趁着发酒疯,找他履行夫妻义务?

“咳咳咳……”温绵绵一口气没咽上,猛地咳嗽了起来。

她满脸涨的通红,抬头怒瞪着顾言琛,气愤地说道:“你别自恋了!我们本来就是假结婚,我怎么可能故意来找你那啥那啥?我是来公主号参加剧组的杀青宴的,我根本就不知道你也在游轮上。”

“对了,还有我的房卡!我给你看,我昨天是走错房间了,我的房间是1808,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走到808来了,然后我也不知道你怎么在808!”

温绵绵环顾了一圈四周,好像没有看到房卡,突然想到她的房卡落在房间,昨晚她拿的是林佳萱的房卡。

自己一整晚没回去,那林佳萱进不去房间怎么办?不会在外面睡了一晚吧!

林佳萱好心把自己的房卡让给她,她却跑错了房间……温绵绵想到这里,立刻掀开被子要下床离开。

然后,她发现自己还没穿衣服。

“啊——”温绵绵尖叫了一声,又钻进了被窝里。

一旁的男人依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也没有说话。

温绵绵悄mimi地抬了抬眼,然后直接和顾言琛对视上了。

“你这又是玩哪出?”顾言琛面无表情,低沉的嗓音开口问道。

“那个……我刚刚着急想走,忘记穿衣服了。”说着,温绵绵闷下头,然后把被子蒙在了头上。

咬了咬下嘴唇,她真是觉得无地自容了。

顿了两秒,她尴尬又无奈地问道:“顾言琛,你知道我的房卡在哪里吗?”

“在门口的台子上。”他依旧是毫无波澜的口吻,仿佛刚刚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那……你能不能先离开这里?我……我要穿衣服。”温绵绵欲哭无泪。

“反正都看光了,何必矜持?”顾言琛看着闷着头的温绵绵,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但声音已经冷冰冰的。

温绵绵真的要哭了,哭唧唧地恳求道:“顾言琛,我……能不能请你行行好?”

我也是要面子的啊!

虽然两人已经是结婚两年的夫妻了,但是压根没有任何亲密的举动。

昨晚突然那么猛烈地突破负距离,温绵绵真的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下一秒,“咔嚓”一声。

温绵绵抬起头来,看到顾言琛打开露台那边的玻璃门走了出去,坐在露台的椅子上,背对着她,面朝大海。

看来顾大少爷真的行行好了。

温绵绵立刻跳下了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昨晚已经被扯得乱七八糟的礼服快速地套在身上蔽体。

“顾言琛,我走了啊!”温绵绵对着玻璃门外喊道:“昨晚的事情,咱们忘了!忘了啊!”

说完,她便一溜烟地冲到房门口,将台子上的房卡拿上,然后打开门冲了出去。

“嘭——”的关门声响起。

顾言琛从露台的椅子上站起身来,海风将他的碎发吹的凌乱,转身他便进了房间。

走到床边,掀开被子,白色的床单上,一抹红色的梅花印入眼帘。

他唇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笑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