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逍遥游 第三章 才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我说这第一才子怎麽就这麽难请呢?这都等了老半天了还见不着人影呀!”“是呀!宋兄说的很不错,这才子是才子,就得要到家门口儿才请的出!”另一个人随声附和到,赵明诚登时头痛,这可不是宋二公子,宋涌,宋仲维,除了郑大公子,郑岩,郑子决吗?  “哪“宋二公子,郑大公子?”赵明诚疑惑了,查了一下原装的记忆才知道,这两位公子可是赵明诚的死党呀,而且三人文学都不凡,被并称为三才子,平常三个人都会有事没事约出去喝个小酒,交流交流诗词,最为重要的是三人家世都不凡,真就是高富帅,文采又好的代表座。。...

北宋逍遥游

推荐指数:10分

《北宋逍遥游》在线阅读

,我说这第一才子怎麽就这麽难请呢?这都等了老半天了还见不着人影呀!”“是呀!宋兄说的很不错,这才子是才子,就得要到家门口儿才请的出!”另一个人随声附和到,赵明诚登时头痛,这可不是宋二公子,宋涌,宋仲维,除了郑大公子,郑岩,郑子决吗?  “哪“宋二公子,郑大公子?”赵明诚疑惑了,查了一下原装的记忆才知道,这两位公子可是赵明诚的死党呀,而且三人文学都不凡,被并称为三才子,平常三个人都会有事没事约出去喝个小酒,交流交流诗词,最为重要的是三人家世都不凡,真就是高富帅,文采又好的代表座。。...

北宋逍遥游

推荐指数:10分

《北宋逍遥游》在线阅读

  “公子,宋二公子和郑大公子来了,说是要请公子跟他二人一块儿出去。”小元对着正在沉思的赵明诚说,他也很纳闷,这公子怎麽自外面回来後就一直发呆。

  “宋二公子,郑大公子?”赵明诚疑惑了,查了一下原装的记忆才知道,这两位公子可是赵明诚的死党呀,而且三人文学都不凡,被并称为三才子,平常三个人都会有事没事约出去喝个小酒,交流交流诗词,最为重要的是三人家世都不凡,真就是高富帅,文采又好的代表座。

  “子决,我说这第一才子怎麽就那麽难请呢?这都等了半天了还见不着人影呀!”“是呀!宋兄说的不错,这才子就是才子,就得要到家门口儿才请的出来!”另一个人附和到,赵明诚顿时头疼,这可不就是宋二公子,宋涌,宋仲维,还有郑大公子,郑岩,郑子决吗?

  “哪能如此呢?劳得两位才子大驾,小生有礼了。”说完,赵明诚装模作样的向两人作揖一拜。“德甫这是哪来的兴致了,这要是在路上给人看到咱第一才子给咱作揖,咱还不被吐沫子?”宋涌打趣的说。“那是!那是!仲维兄可是少见到德甫兄的人气?那一人一口,咱俩还不被淹死了。”郑岩跟着说。“行了,打住,论口才,德甫自问没法子跟你二人比,要出去就快点,不要的话,小元,送客。”赵明诚无奈的说,这要在扯下去,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出门呀?

  “欸,别别别,这不就要走了吗?仲维兄说是不是呀?”听到要赶人了,郑岩可不干了!急急忙忙的就要走人,小元本来也要跟着,被宋涌一句扫兴憋得,只好留在赵府…。

  …………………………………………

  “德甫兄,咱们去哪儿呀?”宋涌问到,郑岩也很想知道,三个人中是以赵明诚为首的。“随便晃晃。”四个字,头也不回一下,把两个才子噎得那是搥心肝。无奈之下,只好跟着赵明诚继续走,不过怎麽看怎麽有着斗败公鸡的样子。

  “茶坊!?不是吧!赵德甫你给我说清楚!咋就把咱们带到茶坊来呢?要去也要去酒楼呀!那才过瘾不是?”郑岩一看是茶坊,那就忍不住了,这哪还有才子样?不过也就是在赵宋二人面前才如此,其它人面前…不好意思,他是以面瘫闻名。“是呀!子决说的不错,德甫怎麽会来茶坊呢?”宋涌跟着起哄,这两才子可是非常好酒的。“喝酒伤身。”赵明诚淡然的说,不过心中却是汗颜,这古代的酒,浓度也高不到哪儿去,这不是敷衍人麽?“你…你这…”郑岩被赵明诚气得不轻呢!看看!那手指气得在抖呢!

  “哼。”冷哼一声却还是乖乖得跟了进去,坐下来就是一阵杂念,对着小二就点菜点茶,本来还想问有没有酒的,被赵明诚那玩味的眼光看得不好意思说出口,那小二可是乐得,这一顿下来都有快三贯钱了!那可是要赚很久的。“我说,郑子决你这是点菜的不嘴软呀,这麽一点就快要三贯了。”宋涌看着点菜点到口渴的郑岩说到,这店儿一道菜也要一两百文,在加上茶水,能点到三贯那也要十几样菜呀!

  “仲维,他点,咱们吃就是了,咱们只管吃,钱麽,就给子决去付就好。”赵明诚很损的说。“啊?德甫,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呀!这招儿你也想的出。”宋涌欣然答应,不无佩服的说。“你们…你们这两损人!”郑岩咬着牙说。“好说,好说,子决也差不多。”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着,手也跟着拱了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排练过!

  不得不说,店虽然小,效率还是不错的,上菜的速率麽,实在是快!难怪名气那麽好,许多人都慕名而来!三个人边吃菜边喝茶还带话起了家常。

  “德甫,子决,今日咱们三人兴致正好,不如来首诗词如何?”宋涌提议到。

  “那不是三才子吗?要提诗作词了呢!”“是呀是呀!咱靠前坐些!”本来三才子就够吸引人注目了,现下一说要提诗,又有许多人往这边望来。“还请仲维赐教。”郑岩也来了兴致。

  “唔,那仲维就现丑了!”说完,沉思了一下,张口道:“三月东风吹雪消,湖南山色翠如浇。一声羌管无人见,无数梅花落野桥。”掌声顿起,叫好声不断。赵明诚把眉一挑,咏梅诗!

  “好!好!好一首咏梅诗!”郑岩说到。“那麽,该两位赐教了。”宋涌对着赵郑二人说。“子决先吧!”赵明诚对着郑岩就说。“那好!待我想想。”说完也认真的想了起来。

  “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郑岩跟着说,掌声又起。此时人群中有一女子走出,对着郑岩说“咏池。”旁边的人静了下来,都呆呆得看着这女子,这女子皮肤白皙,瓜子脸,柳月眉,不过这都不是众人愣着的原因。赵明诚笑了,苏雨琴!

  有三大才子,就跟着有三大才女,照着赵明诚的记忆,第一才女就是他未来的娘子李清照,第二就是眼前的这位,苏雨琴,还有一位,纪佳萱,跟三大才子一样,文采好,人又美。

  苏雨琴早在旁边看着三位才子了,见他们咏诗,她也在细细品味,听到郑岩说完,就跑了出来,於是就有刚刚那一幕的场景。“早闻三大才子文采极好,诗词优美,小女子受教了。”苏雨琴显然心情不错,与其它两位才女不一样,这位才女可说很是活泼,不然也不会突然就跑出来。

  “呵,才听到子决的就这样说了,德甫可是还没作诗呢!”宋涌打趣的说。“是呀!德甫,咱们两个可是都作了诗了!该你了该你了!”郑岩起哄到!其它的人也翘首以望,第二和第三都做出如此好诗,想必第一会更好。

  “可是,我不想。”赵明诚说到。好多人失望了!“噗嗤,莫不是两位才子作得太好了,赵才子生怯了?”苏雨琴这是激将呀!!“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赵明诚才不上当!“德甫怎可言而无信呢!这咱俩都作了,你也该作一下吧!”郑岩眯着眼说。

  “何来言而无信之说?方才仲维说要作诗,那可是你应了,我可没应。”赵明诚笑着说。这时两个死党也回过神来了,敢情这赵明诚不只是在耍赖,也是在戏耍眼前的佳人呀!

  “哼,第一才子也不过如此!不如把第一之位让给别人,回家埋棉被里去吧!哼哼,丢人现眼!”苏雨琴不屑道,不过这宋涌和郑岩可是冒冷汗了!

  “丢人现眼?”赵明诚冷声道,他怒了!咱就是不做你能怎样?居然还骂起人来了!这不是标准的泼妇吗?还第二才女!!我呸!“就是说你!丢人现眼!”苏雨琴继续说。一堆人转而看起了好戏,这第二才女大骂第一才子,啧啧,百年难得一见呀!咱真是有拜有保佑,居然给看到了,那张三李四还说不想来,错过了吧!这不是没有报纸,如果有,明天的头条定是这个了!

  “哈哈哈哈!”赵明诚笑了,怒极反笑,这是给气笑的,旁儿的人都想:这才子不是给骂傻了吧?居然还笑的出来,这才女不好呀…摧残祖国幼苗!

  “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丢出这首石灰吟,赵明诚头也不回的走人了!谁还想这泼妇说话谁去,反正不是他赵明诚。

  “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郑岩正在琢磨着这字句,不过他还想不出是咏什麽物。“是石灰!”宋涌眼光一亮。“石灰?千锤万凿,烈火焚烧,清白!对了!是石灰!”郑岩也是一样。

  静…全场静了…从赵明诚走了以後就是如此,只有宋涌郑岩两人说话的声音。那苏雨琴紧抿着嘴唇,心想:哼,不就是作诗?明明作得这样却还扭扭捏捏的样子是做给谁看?伪君子!然後也跑了出去。

  这首石灰吟也跟着流传了出去,赵明诚这才子的名声坐的更是实了不少!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