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未央舞霓裳 第2章 高雅主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偌大的辅国国公府三馆十八院一千三百八十八间房基本上此外掌灯,陆陆续续有人向那座在风雨中飘摇不定的典雅院落四处张望。一群披着斗衣的少女们顶着暴雨脚步匆急的跨进静女园,迎面而来遇到另一名粉一群披着斗衣的少女们顶着暴雨脚步匆急的踏进静女园,迎面碰到另一名粉衣少女,领头的蓝衣少女很是意外“舞月你还病着,怎么也起来了”。...
偌大的辅国国公府三馆十八院一千三百八十八间房基本上此外掌灯,陆陆续续有人向那座在风雨中飘摇不定的典雅院落四处张望。一群披着斗衣的少女们顶着暴雨脚步匆急的跨进静女园,迎面而来遇到另一名粉一群披着斗衣的少女们顶着暴雨脚步匆急的踏进静女园,迎面碰到另一名粉衣少女,领头的蓝衣少女很是意外“舞月你还病着,怎么也起来了”。...

偌大的辅国公府三馆十二院九百八十八间房几乎同时掌灯,陆续有人向那座在风雨中飘摇的雅致院落张望。

一群披着斗衣的少女们顶着暴雨脚步匆急的踏进静女园,迎面碰到另一名粉衣少女,领头的蓝衣少女很是意外“舞月你还病着,怎么也起来了”

“舞月姑娘安好”跟着少女的其他人见面行礼,还走出一人替舞月掌灯。

“我不放心,咳咳,就许你绮月你来就不许我来。”名唤舞月的女子声音低沉,笑声中显露出病态。

担忧的神色瞥向院内,恰好看见前面两条鬼鬼祟祟的身影,笑着唤住“明月姐姐,清月姐,等等”说话间已经挽着绮月向她走近。正欲敲门的明月清月听见呼声,几乎一模一样的两张俊俏的笑脸回过了头,丫头们正要见礼,却被两人慌张拦阻。

“我们可是偷逃回来的,千万不要告密”

“我们看看就走”。

“既然来了就一起进去吧”门内突然发出一声清冷的声音,在这雷鸣电闪间吓了少女们一跳,醒过神来都不由摇头,这个风月吓死人不偿命啊。

“琼月姐,开门啊”未央阁外妙龄少女们就是连敲门呼唤都不敢太大声,生怕饶了里边人的清净。更是忘记了身上是否淋湿,夜风的寒冷,心思都在里边那个羸弱的让人心疼的人儿身上。

房门缓缓露出一条细缝露出一张清秀娇俏的小脸,唤了声姐姐后连忙将三个人迎入门。

入门便闻到一股清新舒畅的幽香,渐渐的放松了她们紧张心绪。墙壁四周不设纱帐,不置繁花,画笔直接在屋顶,四周墙壁上神奇般的勾勒出一整副风景图,中和了女孩闺房的柔性与书香门第的雅致。笔线流畅,构图微妙,落笔自然。让人彷如真实置身于山水之中,天地之间。

雕梁画柱间雕刻的飞鸟走兽,琉璃做眼,镶丝为羽,恍若初生。四周布置简单明朗。丝毫没有权贵之家的显露张扬,又是不失名门闺秀的落落大方。

一套圈椅,两三屏风,五六桌椅,两边分挂字画对应。亭台摆放着青瑶灯盏,镂空琮式瓶,青铜玉器。两房相接的弯月拱门吊坠着朱玉珠帘,颗颗朱红圆润,光彩耀眼。

灯盏明亮照应着花觚内的紫兰色花束美轮美奂,处处显露着清贵简明。紧紧是一件外室便可看出主人的清幽淡雅,高贵脱俗。

厅内八名妙龄少女依依婷婷,更添赏心悦目。忠孝节义,才华出众闻名天下的<苏城八月>齐聚于此。

明月、清月代主打理封地黎都,明月端雅大气,逻辑敏捷,精于算计。是主子背后最大的帮手。清月外冷内刚,心高气傲,文采出众。相辅相成,忠心耿耿。

风月、琼月《心未央》管事,负责对外,风月体贴细心,心灵手巧,善于音律。琼月能言巧辩,妖娆妩媚,口技易容。

寒月护卫主子安全,机灵活泼,师承武林高手,当世女子身手第一。

舞月负责主子起居家事,文静秀丽,贤惠内秀,针绣出色,心思最细,掌管整个静女院大小事务。

绮月负责主子健康,谨微慎行,出身御医世家,当世第一女神医。

欢月最小,负责主子饮食,娇俏可人,厨艺无双,有神厨之称,最得主子宠爱。

“主子刚刚稳定下来,都先把身上的寒气除了再进去。”最大的明月有序的指挥姐妹几个。

“情况可好”舞月一边脱下外边的防雨披风一边细问。

清月也从怀里掏出被自己小心护着的锦盒交给欢月“我带了安神茶,给主子沏上吧”。

“都小声些,主子刚歇下”清月则及时拉住想要往里钻的寒月皱眉低语。

欢月笑了声,捧着刚到手的茶叶道“主子现在在书房,我先去泡茶,你们进去陪她”

“我去帮你,免得把病气传给了主子”舞月未防万一便也跟去了茶水间。

其他人也不多言了,等待身体暖起来。片刻后由明月风月琼月留守大厅,清月寒月绮月蹑手蹑脚的敲开了书房的双扇拢月门。

主人的书房呈凸字形,装饰的清新雅致。左侧一排排精雕细刻的书架紧靠墙壁,整整齐齐的分类着五花八门的书籍,古籍,金装,名谱,画志,地理史记,兵法论言繁而不乱,井然有序。中间地上铺设昂贵的西域织金毛毯,中间放置碧玉的席地书桌,案上笔墨纸砚皆是名品,可见主人品味上的不俗。

玉案两侧放以半米高的碗口琉璃彩窑区分成品卷轴和临摹作品。其后与之对称的地方摆放着两个翘头香案,安置灯架与香炉,上边香台依旧迷绕着淡淡的幽香,与厅内味道相近却更为清淡些。

里外厢房以十八美人屏风相间,里侧不再放书,而是架设起多件琴瑟管弦,匾额静抒“净心”两子。墙壁上除了乐器亦不空泛,相间着异形挂饰,既有珍奇的瓷器,也有稀贵古玩,古香古色,意境分明。期间纱幔围绕,更添美韵。若是有识之士看见这些一定会惊叹这里书画的珍贵,书籍的稀有,垂涎于声乐的融合,意境的深远。但是她们在乎的只有正里间卧榻上侧影。

灯光迷离,安静的少女躺卧榻上,透过纱幔烛光的余光勾勒出她最美好的弧度,乌黑顺长的青丝自然垂落两肩,温静而又顺滑。眉目柔和,唇齿生香,倾城绝代。痴迷的灯光留恋在她脸上发间,为她镀上一层光晕,见到这样的主子,她们心中无比自豪,这是她们的主子,是她们的神啊。

“小声些,主子睡下了。”几人悄声对应两声,默默行动起来,一个收拾桌案上看到一半的书籍,一个挑灯,一个拾起被角轻轻为主子盖上。

“轰”偏偏天公不作美,一声突然的雷鸣横空劈下,惊扰了梦魇中的少女。

“不要”绝色的少女惊张坐起,明丽的大眼此时布满了恐惧。

“主子,我们在”听见雷声三人便预感不妙,急忙放下手上的工作赶到主子身边。心惊胆寒的少女听到关切的声音渐渐回神,恢复婉约淡雅的本态。

她很美,美的让人一眼难忘,美得又是那么高贵脱尘,让人生不出坏念,只有无尽的怜惜与敬重。

“主子”外边各自忙碌的人也都担忧的挤了进来。

少女见状宛然一笑,很是内疚“大半夜的又麻烦你们了,跟了我这样的主子真是苦了你们了。”

侍女中琼月嘴最甜寒月笑言“这可是我们的荣幸,外边多少人想要这样接近未央仙子的机会都没有那”。

“就你会说话,主子还是先把安神茶喝了吧,不然明天夫人看见,又该心疼了。”明月接过欢月沏好的的安神茶试了试温度,确定了适合入口才递给主子。

少女纤细的手指触摸到温热的白玉石羊杯略微颤抖两下,继而停了一下握紧了茶杯,平稳的挪到略显苍白的嘴边,温润清香扑鼻而入只是闻着便能让人舒畅心怀,少女马上辨认出来“是舞月煮的清风朗月,她不是病着,怎么来了。”

“舞月就在外边的茶水间,怕病体传染给主子”欢月听见主子问起,抢着解释。“我没事了,就让她回去休息吧。她如若还是固执,就告诉她什么时候病好全了,我什么时候见她。”

“是”风月含笑领命而去。

“三更天了,主子是接着休息还是想玩些什么”捧回茶碗间明月提醒道。

“主子不要睡了,给我继续讲那个芣什么的好不好呀,我还是不太了解里边什么采不采”寒月迷糊的插言。

“笨蛋是《国风·周南·芣苢》平时主子让你读书你不读,”清月听见这番丢脸面的话,很是不屑,直接走到左侧翻来了诗经“竟丢主子的人”。

“欢月还不是前几天不知道是谁将豳风念成了幽风,怎么就说我”不服气的寒月回言。

“喂,怎么说到我身上了,我是一时口误好不好,琼月还不是不认识盐和糖”

“怎么样”

“好了不要吵了,还想不想听了”眼见相互揭短的人越来越多,越吵越激烈便要打起来了,身为大姐的明月终于看不下去的主持起公道。

少女一直嘴角含笑的看着这几个丫头耍宝,她知道这几个丫头是知道自己今晚定会不安生,所以想着法子的让自己开心。

片刻后,静了下来,温如珠玉的细语回荡在静谧的空间内“采采芣苢,薄言采之。采采芣苢,薄言有之。采采芣苢,薄言掇之。采采芣苢,薄言捋之。采采芣苢,薄言袺之。采采芣苢,薄言襭之。”

如黄莺出谷般的绵言细语掩盖了雷鸣,送走了电闪,整个世界仿佛都沉寂了,只留下余音绕梁久久不散。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