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未央舞霓裳 第3章 天下大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天下局势初定,东有谷龇虎视眈眈,南有柔然态度暧昧,西有突兀张狂不忌,北有草原12部狼子野心,中有中原强国天宸国。天宸国之所以强大,不止在于当朝天子英明更是因为四大豪门世家,四大...
天下局势初定,东有谷龇虎视眈眈,南有柔然态度暧昧,西有突兀张狂不忌,北有草原12部狼子野心,中有中原强国天宸国。天宸国之所以强大,不止在于当朝天子英明更是因为四大豪门世家,四大...

天下局势初定,东有谷龇虎视眈眈,南有柔然态度暧昧,西有突兀张狂不忌,北有草原12部狼子野心,中有中原强国天宸国。天宸国之所以强大,不止在于当朝天子英明更是因为四大豪门世家,四大智者五小仙人的强大势力聚集,让人不敢侵犯丝毫。

四大豪门世家中朝政世家贺兰世家最强盛世代从政,百年来朝政良臣多出贺兰氏,与皇家最为亲近。

千古大族公孙氏次之,富可敌国,生意遍布列国,现世不久,但根基最稳固。

名将世家顾族稍逊,多出名将镇守边关,护卫边疆安定。

书香门第赤暮家,门生遍地,掌握读书人言论,近些年来却略显落后。

四大智者:忠孝辅国公贺兰清是贺兰家主,桃李天下,占朝廷近半席位。为人忠孝节义,将苏城一城打理的繁荣安定有第二京都之称。

仁义胜国公公孙景易,天下第一庄的惊愚庄庄主,上古五帝之一黄帝后裔,血统优胜当今圣上,广收弟子,富有天下,开拓边境海外市场。

国师旋玑子通晓天意,国运人事算无遗卦,有天人之称。

红颜魔女颜娘,身份行踪成谜,掌握最强大的信息系统《陌踪馆》,陌踪馆集聚天下奇人异物,明镜台追踪朝里朝外明里暗地的隐事,心未央扑捉世间人心隐藏,相比之下陌踪馆消息灵敏度远胜并列三大消息系统的“皇家明镜台”与“心未央”。传闻她与公孙景易关系密切。

五小仙人:安国亲王幕洛尘,先皇遗子,皇位第一顺位继承人,艳名天下的第一美男,有治国之才,喜爱收集天下美好,为官员子弟追捧的对象,皇亲贵族的支持者。

黎阳郡主贺兰棋云,辅国公的掌上明珠,才貌双绝天赋异秉,满腹经纶,多谋善断。琴棋书画,针绣煮茶无一不精,开设【心未央】受益天下,深得民心,受其恩惠者上至王孙下至贫民,于民间学子间呼声最高,更是被立为名门女子学习的楷模,天下人尊称未央仙子。

战神将军顾卿城,顾家嫡长子,胜国公弟子,镇守边关从无败仗让敌人闻风丧胆。

赵匪易,公孙景易女弟子,特立独行,大胆开设《美人坊》,集女子妆容,教化,做子媒,以及婚后咨询于一体,吸引了大量的名门贵妇小姐这一特殊行列。

第一高手钺戟,出神入化的轻功天下无双,第一杀手组织《祟钺宫》宫主,被立为武林盟主,见过他的人却少之又少,传说中他惊才艳艳不逊色安国亲王,为安国亲王嫉妒,派出大内高手围堵两年仍不捉其身影。

这几个人各自掌握着一个强大的势力,故天下流传;

奉天朝四方,明皇据中央。辅国建安邦,胜国富丽堂。

国师三业清,颜妇阡陌踪。亲王美名扬,黎阳心未央。

将军树国威,异女美人坊。钺戟何处藏,江山与安康。

五小仙人中两名女性中论出身,学识,品行,影响贺兰棋云皆是赵匪易不能堪比的,又同时又身负第一美女,第一才女美誉,伶俐乖巧的她父兄族人的掌上明珠,苏城千金不换的瑰宝。

她畏惧雷鸣是贺兰一族不公开的秘密,为此贺兰清曾甚至亲自去请国师医治。

前夜风雨刚过,第二日静女园便陆续迎来了贵客。贺兰家两个嫡子连夜从外地赶路回来探望他们的宝贝妹妹,迈进静女园时贺兰棋云正在父亲特意为她建筑的《有凤来仪》水谢中与堂姐贺兰棋敏说笑,身后有八月围绕照顾。一身孔雀蓝色的广袖绕柳流仙裙的她端着一杯香茗静静的聆听着表姐的说笑,嘴角微微上扬。微风乍起,吹落了岸边枯挂的树叶,带动起她的衣裙飞舞,一瞬间俩兄弟彷如看见了滴落的仙子,寂静美好。

总有那么一片调皮的落叶不甘就这么消逝,纠缠着秋风坠落在最美的仙子肩上,渴望能得到垂帘。

棋云制止了欲伸手帮她拿下肩上尘埃的舞月,修长白皙的玉指掐捻起枯叶放入掌心,黄黄的树叶即将失去活力,叶脉已经清楚可见。温柔的眼变得暗伤,仿佛不是在看一片小小的树叶,而是一条即将逝去的生命。

“一片枯叶而已,你呀就是想得太多了,伤心伤身”堂姐妹棋敏见她看的入迷,不由低声关切。

闻言棋云轻笑一声“我这身子自己最清楚。就是看着这小东西可爱多看了两眼,哪有姐姐说的夸张。”

“这话可不能乱说”棋敏一听她这样丧气的话不由急了“国师不是也说了,你就是想得太多才得了这样的病,自己都没有信心又怎么能好”。

与生俱来的多思又怎么能说好就好的,棋云垂下头掏出上好丝绸编织的手帕将枯叶小心的包了起来,这才交到风月手上“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本该更护花。拿到树下埋起来吧”

风月领命而去,在九曲回廊上恰好与贺兰棋风,贺兰棋羽兄弟相遇。正要行礼便被制止,在两兄弟示意下跟到了暗处。

“小姐昨夜可好”最耐不住性子的棋羽未等兄长开口便急迫的问起来。

风月点头“主子昨夜虽然被惊醒却抑制住了病情,没有发病。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吃了药”

“刚刚瞧着小姐面色不佳,可是与敏小姐说什么了”敏锐观察后贺兰棋风未等她说完话又问。

风月叹了口气,将俩人的话尽数告诉他们,而后道“主子郁结多年,又怎是一言半语能说得通的”最后向两位主子行了个礼便“葬花”去了。

“该死的,云儿到底受了什么苦,要是我知道…”棋羽气的牙痒痒。

“闭嘴”棋风温润的面上一冷,喝住口无遮拦的棋羽“管好你的嘴”。意识到失言的棋羽连忙捂住自己惹祸的嘴。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