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盛宠:玲珑医妃 第2章 快写休书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与此同时,强提着精神爬墙回府的上官夭夭,刚在床上躺下,突然间双手抱头一声尖叫声:“啊……”“小姐!小姐您怎么了?”值夜丫环林儿被吓得一个浑身哆嗦,很紧张的拍着门。“没事儿,“没事,我做噩梦了。”。...
与此同时,强提着精神爬墙回府的上官夭夭,刚在床上躺下,突然间双手抱头一声尖叫声:“啊……”“小姐!小姐您怎么了?”值夜丫环林儿被吓得一个浑身哆嗦,很紧张的拍着门。“没事儿,“没事,我做噩梦了。”。...

与此同时,强提着精神翻墙回府的上官夭夭,刚在床上躺下,忽然双手抱头一声尖叫:“啊……”

“小姐!小姐您怎么了?”

守夜丫鬟林儿被吓得一个哆嗦,紧张的拍着门。

“没事,我做噩梦了。”

她忙捂着嘴,敷衍的应付道:“你睡吧。”

可说话间,那张小脸几乎皱成了苦瓜,她忘了告诉古承煜,她是哪家的女儿了!

完了完了!她欲哭无泪的望着床幔,这可怎么办啊,难道她还要在闯一次邪王府?

想到方才闯王府用掉的药,心疼的直抽抽!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强烈的倦意中睡着。次日一早,她就被林儿从床上扒拉了起来。

“林儿……”

她坐在床上,皮笑肉不笑的盯着林儿咬牙切齿道:“如果你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我就把你嫁给扫院子的阿大!”

林儿一阵恶寒,忙跪下道:“小姐不要啊!奴婢不是有意的,是老爷让奴婢通知小姐,煜王派人来提亲了,想要娶小姐过门。”

“煜王?邪王?!”

上官夭夭瞬间清醒,赤脚下床,抓住林儿的胳膊问道。

“是啊小姐。”

林儿轻笑,暗自松了口气。

“那我原谅你了,起来吧。”

上官夭夭满意的笑了,邪王本事不小嘛,没说她是哪家姑娘,他也能找到。

不过这样也好,省了她在跑一趟的迷药:“可有定婚期。”

“定了。”

林儿起身,伺候她更衣洗漱:“就定在三日后。”

“三日后?这么快?”

她皱了皱眉,她还没想到究竟是离开上京,还是留在上京呢……

三天一晃过去了,出嫁当天,上官夭夭深更半夜就被人从床上抓起来,沐浴更衣,化妆打扮……

一袭红色嫁衣,衬得她白皙的小脸,精致的勾魂摄魄。

但那一层层扑在脸上的香粉,让没睡饱的她,只有这么想发脾气了。

宽大的衣袖下,她纤细的手指,暗暗摸了摸藏在亵衣里的迷药,美眸流转在房间内的众人身上。

心道:把这些人都迷昏,会被发现吗?

“小姐今天真美。”

林儿垂手站在她身侧,浅笑说道:“从前只觉得小姐穿浅色衣裳好看,竟不知小姐穿红色,也这般好看呢。”

千错万错、马屁没错。

这话虽没能让上官夭夭消了起床气,但也让她找回了点理智,松开了指尖的迷药包。

“嘶……”

脸皮忽然被扯的生疼,她不由倒抽一口凉气。

奶妈不知从哪里弄来几根绳子,在夹她脸上的汗毛。她感觉自己,似乎都听得到汗毛被揪出的声音!

上官夭夭眼神微变,手掌朝下,摸到手腕下的断肠粉。

然而她得到的原主记忆里,她是吃这个婆子奶长大的,怎么着也算是养她的人。

她深吸口气,攥紧了毒药瓶,却没有下一步动作。

不知是她周身的冷意太过,还是奶妈危险意识比较强,硬是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小姐疼了?那便不弄了?”

“恩。”

上官夭夭松开了攥在手里的毒药。

折腾了将近两个时辰,天总算是亮了。她一直无踪影的丞相爹上官宏毅,出现在闺房内。

那张两鬓斑白的苍老面容,望着镜子里的她,眼睛微红的对众人摆了摆手:“你们都下去吧。”

屏退左右后,他慢步走到上官夭夭身后,手指轻柔的替她梳发:“夭儿,嫁去王府,爹不求别的,只求你能与王爷举案齐眉,安度余生……”

“吉时到,请新娘子上轿……”

在这道尖细的声音中,上官夭夭被盖上红盖头送上花轿,一路颠簸来到王府。

拜堂之际,她透过盖头看到同样一身婚服的古承煜。

被那如玉的面容惊艳了一把,心里感慨,这样的绝色,怕是世上不多。可惜了,她虽然嫁给了他,但却是……只能看不能吃。

随着礼成的声音落下,她被拥簇着送进洞房。

在床上坐下的瞬间,她就屏退了左右。自己掀开了盖头,把身上值钱的金饰全部摘了下来,小心的裹在包袱里。

昨晚这一切,她满怀兴奋的等待天黑。

天一黑古承煜一回来,休书一写,她就可以金蝉脱壳,从此自由自在了。

想到即将迎来的,地主家傻女儿的生活,上官夭夭就兴奋的不行。

“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当家……”

她一身火红色长裙,妖娆的身段在婚房里又唱又跳,那张精致的小脸整个笑开了花,水汪汪的眼睛里满是喜色。

不过……

她忽然想到一事,笑意僵在脸上,水眸中划过丝不解。

临出嫁前,她被那个便宜爹上官峰的话打动,鬼迷心窍的送上了她亲手炼制的还魂丹。

虽然上官峰不懂医术,但也该知道,但凡丹药,药香芳香清甜必为佳品才对。

上官峰居然死活不收,还把太上皇亲赐的免死金牌一并给了她,这到底是何意?

若说宠爱她,可从她得到的记忆中,上官夭夭虽为丞相府唯一的嫡女,虽衣食无缺,有求必应。

但每年也只能得见上官峰几次,且每次,上官峰都只是看看她,是否有恙而已。

可若说不爱,那十里嫁妆,免死金牌,又作何解释?

想到这,她不受控制的想到上官峰那双神色复杂的眼睛……

“罢了!左右我还没想好究竟要去哪定居,又已经在上京买了院子,就先留在上京,当做游玩了。”

百思不得其解,上官夭夭索性也不想了。

入夜,前来贺喜的宾客总算散了。古承煜同样一袭红衣,衬得他洁白的面容,更多了分邪魅。

他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酒香来到房间,刚一进门,还没等说话,就被上官夭夭扯到了桌前。

“兄弟谢了,快写休书吧。”

上官夭夭殷勤的把笔墨递过去,讨好的笑着道。

古承煜手一僵,这女人真是把过河拆桥练的如火纯青!

“王妃此话差矣。”  

他躲开送到手边的毛笔,似笑非笑的望着上官夭夭的眼睛:“王妃如此乖巧伶俐,本王怎么舍得休你呢。”

“啥?”

上官夭夭傻眼,愣了一会后,紧皱起眉头警惕的盯着他:“你该不会贪图老娘的嫁妆,不准备放老娘走了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