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窗细柳梦婵娟 第4章 别给傅家丢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傅少卿的话如晴天霹雳一般,叶素只会觉得双腿有些发软,半蹲在原地有些束手无策。却她心里明白了,她是肯定会和傅少卿复婚。可还20-300她说话的,傅少卿的身影早了挪到了车前然而她心里明白,她是绝对不会和傅少卿离婚。。...
傅少卿的话如晴天霹雳一般,叶素只会觉得双腿有些发软,半蹲在原地有些束手无策。却她心里明白了,她是肯定会和傅少卿复婚。可还20-300她说话的,傅少卿的身影早了挪到了车前然而她心里明白,她是绝对不会和傅少卿离婚。。...

傅少卿的话如晴天霹雳一般,叶素只觉得双腿有些发软,站立在原地有些束手无策。

然而她心里明白,她是绝对不会和傅少卿离婚。

可还不等她说话,傅少卿的身影早已经挪到了车前,叶素双眼蒙上了一层雾霭,她不知道傅少卿这样对自己,她为何依旧迟迟不肯放手。

呵……

叶素苦笑一声,说的好听点她这是为了爱执着,说的难听点,就如傅少卿嘴里说的那样,是她犯贱。

就在她还在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时,一阵聒噪的铃声响了起来。

她掏出手机,可刚按下通话键,还未放到耳旁,就听到母亲哭啼的声音,“素素,你有没有和少卿在一起,你哥哥他,他出事了,你问问少卿有没有什么办法救他。”

叶母断断续续的哭声,让叶素心里一紧,她也听不得母亲后面的话,匆忙挂断手机,一个箭步冲到傅少卿面前,骤然抓住了他即将要关门的手,“带我去趟警局。”

傅少卿眉头紧锁,没有丝毫的回应,叶素身体颤巍,满脸哀求,“求你,带我去趟警局,我哥出事了。”

“上车。”淡薄的语调里听不出丝毫的语态,叶素忙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傅少卿深踩油门,车子平缓的疾驰在路上,叶素的目光掠过窗外,眼里是藏不住的焦急和担心。

车刚刚停下,叶素蓦然拉开车门,从门口便听到了母亲的哭声。

“妈,发生什么事了?”

叶素凑到母亲身边,随后便听到一阵恶劣的声音,“蹲下!”

她闻声看去,只见叶靳刚刚半蹲起来的身体又落了下去,“叶素,救我。”

叶素的目光轻扫过叶靳,笃定地看着面前的警察,问道:“我想知道我哥哥犯了什么错?”

“他涉嫌故意伤人,现在对方已经指控,所以我们有权拘禁他。”

话音刚落,一道黑影挡在了叶素的面前。

“傅少,这是什么风把您吹来了?”警局的人在看到傅少卿的时候,刚刚脸上的严肃瞬间垮了台,笑脸盈盈。

傅少卿淡漠的扫了一眼角落的叶靳,眼神清冷,薄唇紧抿,缓缓开口:“徐警官,你公然扣押我的大舅子,是不是有点太不给我面子了?”

不容抵抗的声音让徐警官两腿一软,眼睛不敢直视傅少卿,忙赔笑道:“傅少,怪我眼拙不知道这是少夫人的哥哥……”

“不知道?”傅少卿微微迈了一步,居高临下看着徐警官,冷言道,“看来徐警官不仅老眼昏花,耳朵也不太好用,是该到退休的年龄了。”

傅少卿的气势让徐警官脚下趔趄,不敢得罪他,只好说道:“这事情之间肯定有什么误会,怪我们办事不利,傅少还请手下留情。”

徐警官见状忙让手下的人放了叶靳,一行人出了警局,叶素凑到傅少卿的跟前,淡然道:“少卿,谢谢你。”

傅少卿狭长的眼眸扫过叶素,冷哼一声,“叶素,你身为傅家的太太,就要时刻提醒你自己以及你的家人,不要做出让傅家丢脸的事情。”

丢脸?

叶素的身子蓦地一颤,原来他不是为了她,仅仅是因为哥哥的事情危机到了傅家的脸面。

她嘴角轻轻一勾,道不出的苦涩。

车子的引擎声发动,不等叶素过去,傅少卿已经离开,他大概是去找夏苏苏了吧。

也是,最爱的人回来了,在傅少卿眼里她这个恶毒的女人就应该靠边站了,只是为什么心会如针扎一般隐隐作痛。

“叶素,你看傅少卿那目中无人的样子,也不知道你嫁进傅家这几年做了什么,连个男人都哄不了。”叶靳抖着身体,一颤一颤地,双眉微挑着,与刚才的他简直判若两人。

“叶靳!你不要太过分!”叶素双拳紧握,她向来知道叶靳吊儿郎当,无所作为,但毕竟他们是一奶同胞的兄妹,况且爸妈一直护着他,她不想说出难听的话。

“哟,我亲爱的妹妹,你这是想打哥哥吗?”叶靳挑了挑嘴角,一只手已经搭在了叶素的肩头,猛然一扯,毫无防备的叶素已经跌进了他的怀里。

叶靳卡着她的脖子,硬生将她的头抬了起来,不得不与自己对视,“叶素,别以为你嫁进傅家你就有了靠山,对你哥哥我说话这样不客气,别忘了你姓叶!”

叶素听着叶靳的话,炯炯大眼里离开蒙上了一层雾霭,下一秒,豆大的泪珠已经夺眶而出齐刷刷地砸在了地上。

“你哥哥不过说了你两句,你看你,就好像谁欺负了你一样。”叶母不知何时凑到了两人身边,奚落着叶素,目光随即转移到叶靳的身上,脸上的表情微微缓和了些,“还不赶紧回家,你真是一天到晚不知道给我省心。”

叶靳蓦地松开叶素,跟着叶母就上了车,然而谁都没有再理会叶素。

刚刚还因为车灯而耀眼的地方瞬间变得暗淡下来,就如此刻叶素的心。

被人遗忘也不过如此。

叶素的心里不知装了多少的苦水,但是却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让她倒出来。

惨白月光穿过重重树影,在黑墨无边的地面上映照出一个个浅白的斑点。

路灯大概是短路了,从黄旧的灯罩中时不时闪出微弱的光。

叶素踩着的高跟鞋已经将她的脚磨出了泡,忍痛脱下,踩在冰凉的地面上。

脚下的石头隔着她生疼,望着无尽的路,叶素很想哭。

但心里如针扎似的作痛,眼里却没有丝毫的泪水。

是痛到心枯死了吗?

叶素不知走了多久,当她走到家时,屋内传来的微弱灯光让叶素心中一紧,傅少卿居然回来了?

她触到冰凉的把手,轻轻扭动着——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