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江山嫡女谋 第4章 毒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沈孤风柔声道:“女儿生母早亡,缺少管教,年少无知,以前作出了许多很合礼仪的事情,但......也不能够什么事情都安在女儿的身上,为情自杀身亡一事明明就是有人以讹传讹,抹她故意地提及了她无母亲管教,才会被人随意诬陷,引起沈易和许氏的怜悯之心。。...
沈孤风柔声道:“女儿生母早亡,缺少管教,年少无知,以前作出了许多很合礼仪的事情,但......也不能够什么事情都安在女儿的身上,为情自杀身亡一事明明就是有人以讹传讹,抹她故意地提及了她无母亲管教,才会被人随意诬陷,引起沈易和许氏的怜悯之心。。...

沈长歌柔声道:“女儿生母早逝,缺乏管教,年少无知,从前做出了许多不合礼仪的事情,但......也不能什么事情都安在女儿的身上,为情自杀一事分明是有人以讹传讹,抹黑女儿,从而抹黑整个沈府。”

她故意地提及了她无母亲管教,才会被人随意诬陷,引起沈易和许氏的怜悯之心。

许氏闻言,果真生了几分怜惜之情,李如云不是沈长歌的亲生母亲,怎么会好生教养她呢?可怜长歌这孩子…不由对沈长歌多了几分心疼,看着沈长歌委屈的模样,叹声道:“真是个可怜的孩子。”

站在李如云旁边的少女嘟囔道:“大姐,你对九皇子的爱慕之情怕是全天下都知道了,如何就没有了?”

这个少女就是沈长瑾,李如云和沈易的女儿,沈长歌唯一的妹妹。

沈长歌神情从容,全无半点尴尬,道:“从前少不更事,有过那些荒唐念头,如今我已幡然醒悟,二妹为何就揪着不放?”

她的语气十分诚恳,在众人眼里没有半点虚假,相衬之下,沈长瑾反而显得咄咄逼人无理取闹。

沈长瑾欲再出言,李如云暗自扯了扯她的衣袖,示意她住口。

沈长歌眼眶里盈着些泪光,许氏见了,更是心疼,便道:“长歌受委屈了,过来,让祖母看看。”

沈长歌低着头走过去,她心知自己不能一味装作委屈,旁人会觉得她无理取闹,“祖母,孙女受这点委屈没什么,只是担心沈府的名声受损。”

许氏摸着沈长歌的手,宽慰道:“既是流言,便会不攻自破,难为你这孩子时刻为沈府着想。”

沈长歌:“长歌是沈府的人,自然要为沈府考虑。”

许氏越发觉得沈长歌大方懂事,“瞧瞧这孩子,落水受惊险些性命不保,还为了沈府考虑,真是懂事了。”她转头吩咐下人道:“去我库房里取那个血燕送到大小姐房里。”

沈长歌忙推辞:“祖母,这血燕是珍品,孙女怎么能享用?”

许氏道:“长歌啊,你太瘦了,该好好补补。”

沈长歌只得谢道:“那孙女就谢过祖母了。”

许氏看了李如云一眼,她本就不喜欢这个花枝招展的儿媳,语气重了些:“你是当家主母,虽然长歌不是你亲生的,但她也是我的孙女,你不能委屈了她!”

一旁的李如玉和沈长瑾是恨得牙痒痒,这个许老太太分明就不疼爱沈长歌了,为何沈长歌今日一番话,竟然又重新得到了许老太太的疼爱?

此时,她们开始察觉沈长歌的变化之大。

李如云只能应声:“母亲,我对每个孩子都是一样的。”

许氏叹声:“但愿如此。”

沈易沉声道:“好了,既然这件事已经说清,长歌并非因为九皇子自杀,日后谁再提此事,便家法处置!这么晚了,大家回去休息吧。”

......

李如云一回房便紧闭了房门,斥问道:“沈长歌为何没死?”

一名身穿粉衣的女子跪地,她是李如云的贴身婢女,名唤紫烟,她疑惑道:“夫人,当日奴婢将沈长歌推到湖里后,在湖边守了一个时辰才离去的,她不识水性,按理说绝对撑不过一个时辰,奴婢也不知为何她又活过来了。”

李如云拿起一旁的杯子摔在地上,喝道:“没用的废物!”

紫烟垂头道:“夫人,来日方长,我们有的是机会。再说了,我们收买了那个翠儿,翠儿每日在沈长歌的药里面下毒,不出一月,她便成了傻子。一个傻子,这辈子便也毁了,夫人就等着吧。”

李如云的嘴角一侧往上翘起,她的表情阴冷无比,一个月后,世人只知沈太傅家里有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儿沈长瑾,至于沈长歌,只会沦为世人茶余饭后的笑柄。她低声笑道:“顾影怜,你斗不过我,你的女儿也斗不过我。”

紫烟又道:“下月初十就是老爷的时辰,等到了那日,沈长歌拿不出像样的礼物,就等着被宾客们嘲笑吧。”

李如云渐渐平复下来,“草包就是草包,就她那穷酸样,能拿出什么礼物?我们就等着看她出丑吧。”

......

紫竹轩。

赵嬷嬷也在为老爷的生辰礼物担忧,她问沈长歌:“半个月后,便是老爷的生辰,小姐你可想好送给老爷的礼物了?”

沈长歌打量了一下屋子,并未发现什么值钱的东西,她不禁在想,堂堂太傅嫡长女竟是如此清贫。

过去的十三年,李如云便是欺沈长歌一出生便没了母亲。

就如前世,萧锦华为了南宫奕立下赫赫战功,可她无父无母一介孤儿,就算为南宫奕立下赫赫战功,到头来还是比不过慕容惜丞相嫡女的身份。

赵嬷嬷见沈长歌的表情,知道她是在为钱财犯愁,道:“小姐,下个月初十,是老爷的四十生辰,必定会在府里大办,到时候名门望族皆会前来祝贺,若是小姐不准备礼物,这京城里的人会说小姐不念亲情不顾孝道。”她顿了顿,接着道:“据说九皇子也会来。”

南宫奕也会来?看来沈易的生辰宴会是个不错的时机。

沈长歌暗自琢磨着,她必定要准备一份最别出心裁的礼物,“嬷嬷,我心中有数。”

赵嬷嬷叹了声气,端来一碗药,道:“小姐,先不想那些事了,把药喝了。”

沈长歌看着赵嬷嬷手里那碗浓黑的药汁,她前世在军营里摸爬滚打多年,受过无数大大小小的伤,自然喝过许多药,只需一闻,她便敏锐地发现赵嬷嬷手里的药存在问题。

赵嬷嬷以为沈长歌怕苦,便自己喝了一口,道:“奴婢尝过了,不苦。”

沈长歌打量着赵嬷嬷的表情,知道不是她在药中做了手脚,便问道:“这药是谁煎的?”

赵嬷嬷:“是翠儿。”

沈长歌:“你让翠儿过来一趟,我有事要问她。”

不一会儿,翠儿便来到了沈长歌面前。

沈长歌瞥了眼翠儿,翠儿约莫十七八岁的年纪,身材纤瘦,模样颇有几分姿色。她将药递到翠儿面前:“翠儿啊,我怕苦,你替我尝尝好吗?”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