臻心喜欢以你为荣 第一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免费提供更多臻心不喜欢以你为荣第一章的全文深度阅读,苏臻一脸惶急地对警察地说:章警官,上次我一再打开家门就意外发现他在我家中,我见状呵斥他,没想起他居然不动手打人。他指指自己的额头,似被吓得快哭了...男人问苏臻:"你什么时候报的警?"。...
免费提供更多臻心不喜欢以你为荣第一章的全文深度阅读,苏臻一脸惶急地对警察地说:章警官,上次我一再打开家门就意外发现他在我家中,我见状呵斥他,没想起他居然不动手打人。他指指自己的额头,似被吓得快哭了...男人问苏臻:"你什么时候报的警?"。...

苏臻一脸惊惶地对警察说道:"章警官,刚才我一打开家门就发现他在我家中,我上前喝斥他,没想到他竟然动手打人。"他指着自己的额头,似被吓得快哭了似的,眶红红的,"你看,这里的伤就是他弄的。"

男人问苏臻:"你什么时候报的警?"

他们小区对面就是一派出所,章警官在派出所里上班,同时住他们小区,一来二往便和苏臻成了点头之交,互留了电话。

警察发现苏臻下巴上果然有掐痕,利落地拔枪对准男人:"把手举起来,现在投降还来得及。"

"呵--"男人忽然笑了一声,他眼睛微微眯起,邪气四溢,"苏臻,你真是好样的!"

若不是他不能在此耽搁,定要让苏臻知道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招惹的。

他眸光一转,锁定警察。

章警官是只刚刚毕业的菜鸟,别说是抓逃犯这种大场面,就连'抓贼'都是头一回。此时被对方邪性的眼神一扫,手脚顿时就有些站不住。

男人走到警察面前,曲起手指弹了弹塑料枪壳:"你以为拿把玩具枪就能唬得住我?"他话音刚说完,拳头就挥了出去。男人的身手矫健,动作迅猛,像一头猎豹,带着四溢的杀气,叫人顿时没了反抗的勇气。

章警察顿时脸色大变,失声叫道:"你敢袭,啊……"警字还没说出口,脸上就中了一拳,疼得一声惨叫,当即挡住鼻子,却止不住鲜血从指缝里流出来。

"哼。"男人轻蔑地哼了一声,收肘出拳砸在警察肚子上,警察'嗷……'的惨叫一声,身体弯下去,他痛得根本站不住,扶着鞋柜才没倒下。

他又是一脚踹在章警官屁股上,章警察一个狗啃泥扑在地上。

苏臻捂住眼睛,不忍心再看章警官一眼,心里忍不住吐槽:章警官你好歹是警校优秀毕生啊,这战斗力也太渣了吧!

就在此时,他两步直逼苏臻面前。

苏臻心里七上八下的打鼓,接下来是要揍我了吗?

苏臻怕疼,不知道现在道歉认错还来不来得及。

可他一张口,说的却是:"你想怎么样?"

他话音未落,后颈忽然被男人搂住,并被大力地按向对方。

苏臻瞪大了眼,以为会亲到,却没想在快要碰触时忽然停下。他们之间保持着暧昧的呼吸纠缠的距离。

"你惹到我了,下次我绝不轻饶你。"男人说完,松开苏臻的脖子,转身走了。

苏臻抚着小心脏,半天才缓过劲儿来。

小警察在地上扑腾着,敬业地对男人离去的背影大喊:"你给我站住……"

留给他的只有电梯门缓缓关上的声音。

"苏先生,我看那人穷凶极恶的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你……以后可得小心一点,那个……我今天晚上值班,就先走了。"章警官从地上爬起来,扶着腰一拐一拐地往电梯走。

"章警官你慢走啊!"苏臻把人送到电梯口,这才返身回了屋。

第二天苏臻如常去上班。

苏臻根据'陆伟'的吩咐,早上一到办公室就去找程欣,问是否需要帮忙。

程欣是绝对不肯让苏臻再碰'德林'工作的,于是她把自己手上的一个活计多,油水少的案子交给了苏臻。

苏臻才说了一句:"这是个小案子,就算做成功了也拿不到多少钱。"

这个案子是公司业务部那边新人接的,案子小油水少,根本没人愿意接手,陆伟为了讨好领导,主动接了过来,可一转手就这只蚊子腿塞给了程欣。

不想程欣就绵里藏针地说道:"怎么?嫌案子小啊?并不是谁都有机会接触'德林'这种大公司的案子的,其它人也都是一步一个脚印从这种小案子做起的。如果你嫌小,那不如我直接去请求总经理,让他给你安排几个像'德林'这样的大项目?"

苏臻回到自己的位置,江直双脚在地上一蹬,椅子滑到苏臻身边。

江直冲苏臻做了一个翻白眼的动作:"你怎么这么傻,程欣明显是故意针对你。"

苏臻已经开始埋首整理资料:"都是工作嘛。"那语气倒像头任劳任怨的老黄牛。

江直唉声叹气:"苏臻,别人都说你心机重,我却觉得你傻到家了。"江直又滑着椅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苏臻并不理会江直的话,而是开始工作起来。

新接手的这家企业名叫'梨味',专做各种校园门口小吃。

但因为最近各种小零食层出不穷,再加上他们本身经营不善,还有各种新食口的层出不穷,近两年他们的业绩呈直线下滑,财务报告更是年年负债,眼看就要倒闭了,这才找抱着试一试的心诚找到'渝新'。

不过自打程欣接了案子后,根本什么都没做。

苏臻看资料到夜里十点多才下班回家,就连在地铁上,他都一直在思考这家企业该从什么地方下手。

一直到他走到小区门口,才猛地停住。那个神出鬼没的男人,连着被自己整了两次。而对方又不是个会息事宁人的性格,他担心那男人会再次找上门来报复。

他担心吊胆地一路回到家,把家中的犄角旮旯检察了一遍,没有发现对方的踪迹后,才重重地松了口气。

苏臻去卫生间舒服地洗了个澡后,裹了一条毛巾裸着上半身往卧室时走。

他刚才打开卧室门,便见他的床上坐着个男人。

那人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衣,身材颀长,紧致的双腿架了个二郎腿,一颠一颠的,十分惬意。

在听到开门声后,他抬起头来看向苏臻:"哟,来了。"

苏臻被热水蒸得粉红的脸颊,血色瞬间退去:"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刚才明明检查过屋里没人,之后他又把门反锁上了,他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男人偏了偏头,裂嘴笑着:"你猜。"

那一口森森的白牙,在暖黄的灯光下寒光毕现,像猎豹的利齿,能轻易咬断人的骨头。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