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王权宠小蛊妃 第3章 药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轩辕修笑了笑,但是也没再次逗着北云依了,当然兔子急了也是会乱咬的。便叫人带她去药房,自己则去处理方式一些暗处的杂碎。北云依将需的药材从药房拿出交到侍卫,叮嘱了他北云依将需要的药材从药房拿出来交给侍卫,嘱咐了他们要如何做之后便回房了。她已经有些时日没联系巫族了,只怕欧阳霜再使什么手段陷害巫族。。...
轩辕修笑了笑,但是也没再次逗着北云依了,当然兔子急了也是会乱咬的。便叫人带她去药房,自己则去处理方式一些暗处的杂碎。北云依将需的药材从药房拿出交到侍卫,叮嘱了他北云依将需要的药材从药房拿出来交给侍卫,嘱咐了他们要如何做之后便回房了。她已经有些时日没联系巫族了,只怕欧阳霜再使什么手段陷害巫族。。...

轩辕修笑了笑,还是没有继续逗弄北云依了,毕竟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便叫人带她去药房,自己则去处理一些暗处的杂碎。

北云依将需要的药材从药房拿出来交给侍卫,嘱咐了他们要如何做之后便回房了。她已经有些时日没联系巫族了,只怕欧阳霜再使什么手段陷害巫族。

正午

冰冷的房间内,轩辕修控制住自己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他的全身都浸泡在了一个黑色木桶里,木桶中弥漫出浓浓的药味。

依儿果然是小狐狸,睚眦必报轩辕修想着,他的眼神却是带着笑意。一身肌肉刚硬似结实,此时的他就像一头追捕猎物的狼!

“三王爷,王爷在里面疗伤。”一身黑衣的男子低头说道。

“嗯,我知道了。”欧阳枫的目光中带着疑惑和忧虑,轻轻推开房门。屋内一股特殊的药味让他忍不住捂住了鼻子,目光一扫很容易的发现了泡在浴桶里面的轩辕修。

“你们到外面守着吧。”欧阳枫说了句。欧阳枫和轩辕修虽然姓氏不同,但却是血脉相连的亲兄弟,只是轩辕修随了母姓罢了。

欧阳枫看着在桶中被弄得不成样的轩辕修和破损的桌椅就知道他的状况了,低声咳嗽两下,缓缓地迈入房间“没想到你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啊”说着不由的笑出了声来“真是罕见呢。”

轩辕修睁开眼睛开着眼前的人“是不是觉得你最近闲够了?”言语之间阴风测测。

欧阳枫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厌寒的抖了抖“没有没有!”然后像后面有鬼一样,风似的跑了出去,恰巧撞上了迎面而来的北云依。

北云依看着他这幅样子有点奇怪,但也并未说什么,直接进轩辕修的房间。

若有若无的雾气衬的水中的轩辕修越发邪魅,一滴滴水珠自高挺的鼻梁划下。此时的轩辕修散发着一种分不清男女的邪魅狂狷,莫名的北云依总觉得这个场景特别熟悉。

忽略掉心中的莫名悸动,取出一副银针,“王爷可否放松一点,不要排斥药物,让药物浸入你的四肢。”说着北云依绕到轩辕修背后开始行针。

一个时辰之后,北云依将银针取出,轩辕修浑身散发出一股恶臭。原本清澈的药水也被染成了墨水似的颜色,见时机已到。北云依用一根干净的银针在指尖扎了一下,一滴血红的血珠便冒了出来,北云依便赶紧给轩辕修喂了下去。

轩辕修恍惚之间只闻见身边有一股令人安心的味道,咕噜之间将血喝了下去却扔吮着北云依的指尖,顺手一带将北云依也带到了浴桶之中。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北云依来不及反映,便感觉嘴上碰上了什么柔软,北云依不由得瞪大了双眸“登……登徒子!”还未说完,便被轩辕修按住了脑袋。容不得她再说话,慢慢的一股血腥味自两人嘴间弥漫开。

只觉得身上一凉,北云依回过神了才发现已经的衣裳已被褪去,男性的某个部位就在她身下准备伺机而动,北云依一巴掌便向轩辕修扇去。轩辕修马上清醒了许多,看着怀中白皙的裸体,压着嗓音低声到“别动。”

北云依现在就想一巴掌扇死自己,她当时就不该为了整蛊轩辕修在他的药浴里动手脚。害的现在自己自食恶果,不由得红了脸“你再敢乱来,我一定阉了你。”

轩辕修不再言语只是紧紧的抱着眼前的小人,好像只有这个时候他才会觉得她在他身边,鼻尖的恶臭让北云依再也忍不住了“轩辕修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重口味?”

轩辕修这才反应过来,有些不舍的放开怀中的佳人。得到自由的北云依赶紧嫌弃的从药浴中爬起来,正准备离去却被轩辕修拉住。

“你难道这幅样子就准备出去?”说着轩辕修拉着北云依去了内室隔间,只见一个偌大温泉,烟雾缭绕“去洗干净”便出去了

恰巧北云依也不喜浑身恶臭,便顺着轩辕修的意,或许是最近才重生已经好久没这么放松过的不由得沉沉睡了过去。不知道何时已经清洗干净的轩辕修在屏风外等了很久见北云依还没有出来“依儿?”唤了几声无人回答,轩辕修突然害怕这一切都是梦。

急急忙忙的进去便见北云依倚在水边睡着了,身无一物,被满池的烟雾衬的似勾魂摄魄的妖精。轩辕修缓缓走近,将佳人轻轻抱起,替她把长发擦干,放在了榻上。然后自己也和衣躺在北云依身旁,将人揽在怀中沉沉睡去。

边境,北氏一族

圣女殿内,四位白发苍苍的长老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在殿中转着圈,“前日收到圣女回信,说有要事。只让尔等除去前任圣女遗部,我等自当遵命。只是如今异党虽除,可是圣女母亲失踪,该如何是好?”其中一位最为年长的长老说道。

“我认为我们不如直接说圣女父母都失踪了,我们不可能为了一个天赋平平的中年男子失去一个圣女啊,哪怕那是圣女父亲也不行,想必你们都知道那上古蛊毒非圣女心头血无解啊。”较为年轻那个长老说道。

其他两位长老闭嘴不语,想必是也赞同这个较为年轻长老说的话。毕竟这任圣女是历届天赋最高的,相信过不了几年定能带巫族重返辉煌。

“你……你们!”年长哪位长老看着他们一个个都是如此,“哎……你们看着办吧,我就当不知道此事……”说着离开了大殿,他做不到去阻止他们,因为这些人也是一心为了巫族,他没有权利去说什么。他从小看着现在的圣女长大,从一个小丫头成为现在的圣女,他把她当做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他心中不由得自私的想着,也自私的期盼着圣女将来能够原谅他们这些老匹夫。见年长的长老走了,剩下的三位对视一眼,心意已决。在给圣女的回信上一字未提圣女父母之事,只说族中一切安好。随时听候圣女吩咐看着带着回信的乳白色信鸽远远飞去,化作一个白点,慢慢的与黑暗的天空融为了一体。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