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失忆宠妃 第6章 纵容的笑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冰瑶突然会觉得,她很想笑,很像纵声的仰天大笑……原来是,她爱上了的是这样一个男子!那就,也没办法逃出开这样个男子,如果,就保全他们云家唯一的男丁,让哥安全的的离开吧……冰瑶暮成远轻踏树枝,往那山林深处走去,敏感的他,突然停下脚步,因为他闻到一股很淡的血腥味,。...
冰瑶突然会觉得,她很想笑,很像纵声的仰天大笑……原来是,她爱上了的是这样一个男子!那就,也没办法逃出开这样个男子,如果,就保全他们云家唯一的男丁,让哥安全的的离开吧……冰瑶暮成远轻踏树枝,往那山林深处走去,敏感的他,突然停下脚步,因为他闻到一股很淡的血腥味,。...

冰瑶突然觉得,她很想笑,很像放声的狂笑……原来,她爱上的是这样一个男子!

既然,没有办法逃离开这样个男子,那么,就保住他们云家唯一的男丁,让哥安全的离去吧……冰瑶心里已经有了选择,

“瑶儿,听我解释!”凌玄的口气,有些急切,

冰瑶推开云墨,回头对着他灿烂的一笑:“哥,对不起,我还是不能跟你走!”

云墨眼眸复杂,凄凉,但是还是对着冰瑶扯出了一个淡然的笑容:“哥哥理解!”

凌玄的面色,明显的缓和,朝着冰瑶走近,伸手一把将冰瑶捞进怀里,

冰瑶暗哑的嗓音,对着凌玄唇语道:“放过,我哥,是我要他带我走的……”

凌玄轻点了点头,应承了下来,

冰瑶随着凌玄,骑上了那骏马,

凌玄扬鞭,快马疾奔,

冰瑶从凌玄怀里转过头,想给哥哥最后一个安稳的眼神,

也就是在回头的那一刹那……

那些拿箭围攻着云墨的弓箭手,都齐发……

就在那短暂得不能在短暂的一刹那时间内,无数支箭已经射向了云墨,

云墨挥舞着剑,挑开了飞射的箭,有几只没能躲过的箭射在了云墨的胸口之上,齐支没入,血染白衣……

接着便是漫天的箭再一次的朝着云墨发出,

云墨白衫上的血迹,更加浓郁的散发了出来,

冰瑶忍不住恶心的想吐……哥哥……哥哥,连你都要离开我了吗?

接着,便有更多,更多的箭,犹如射靶一般的,穿刺着云墨的身子,而钉进了他的胸膛,腰腹,心口……

冰瑶彻底的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住了:“不……不……”

凌玄不满冰瑶在他怀里挣扎,用力的将冰瑶按扣到了胸膛上,嘴唇抿的死死的,

云墨支立不住,而倒地了……面上依旧含着宠溺,纵容的笑意,

凌玄不满冰瑶在他怀里挣扎,用力的将冰瑶按扣到了胸膛上,嘴唇抿的死死的,

云墨支立不住,而倒地了……面上依旧含着宠溺,纵容的笑意,

冰瑶手指进拽着拳,浑身克制不住的颤抖着,

一股发自内心深处的痛恨和怒意铺天盖地而来,似滔天巨浪一样汹涌澎湃!

抬眸望着凌玄,那个她爱入骨子里的男人,伸着的手指,硬生生的强握成拳,掐进肉里,都浑然不觉,

冰瑶将脸埋入手掌之中,泪水从手指间的缝隙中一颗颗滴落上地上,顺带着的,还有猩红色的血迹……

凌玄,你将我们之间的情分,彻底的断了……

冰瑶挣扎着从凌玄怀里跳下了马,飞快的在地上打滚着,

疼痛在四肢蔓延……

冰瑶浑然不觉……

凌玄急切的下马,一个纵身抱住了冰瑶,

两个人,急速的翻滚着……

那一瞬间,冰瑶是带着感动的!

但是在看到云墨那么凄惨的尸体,

冰瑶的心,立马的就凉了下去,

止住了翻滚,凌玄将冰瑶翻过身子,仔细的检查了翻,眼眸略带着心疼的扫过那些擦伤之处,

冰瑶轻轻的推开了凌玄,漠然的起身,带着浑身的褴褛,一步,一步的朝着皇宫走去……

夕阳的余韵,播撒在她身上,拉出好长,好长一段估计的影子……

凌玄伸手去抓,却发现,只有空气……望着空荡荡的手掌,

他第一次开始茫然……是不是,他真的错了?

凌玄仰头望着天空,努力的吞咽下眼角打转的泪珠,

他爱瑶儿,但是他更爱江山,他需要一把为他披肩斩麻的利剑……

凌玄望着冰瑶越来越小的背影,才恍然,她已经走远,忙提步追了上去,心头莫名的开始惊恐,好像要发生什么似的……

凌玄望着冰瑶越来越小的背影,才恍然,她已经走远,忙提步追了上去,心头莫名的开始惊恐,好像要发生什么似的……

冰瑶站立在悬崖边上,

风吹着冰瑶的发丝……墨发飞舞,衣袂飘飘,犹如偏偏飞舞的彩蝶般,

冰瑶张开双臂,尽情的呼吸着清凉的空气……展翅欲飞……

一堆的护卫围着,却不敢贸然的上前,生怕,一个闪失,他们倾国倾城的公主,便掉崖……香消玉陨……

凌玄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痴痴的望着冰瑶,轻声的呼唤道:“瑶儿,是我错了,你别吓我,好不好?”

冰瑶恍如未闻,背对着凌玄转身,含泪望着那挚爱的容颜,倾国倾城的笑了笑,

凌玄心头的警觉更甚了,朝着冰瑶小心翼翼的伸手,呼唤道:“瑶儿,过来……”

冰瑶轻轻的摇了摇头,用唇语对着凌玄道了句:“诀别了,玄!”

凌玄眼睁睁的望着他的瑶儿,转身,便一个纵身,跃下了悬崖……

飞的感觉是什么?

就是这样,耳边风声呼呼的刮过脸颊,人犹如抛物体一般,没有规则的往下运动……原来,死亡是这样的简单……

冰瑶笑了,美丽的容颜绽开成一朵娇艳的花,那是比人间任何一朵花儿都要美上千万倍的花朵,只有这么一朵,别无其他!

雪白色的衣袂迎风飞舞,展成耀眼夺目的光芒,刺伤了周围的人的眼睛!

凌玄飞身向下抓去,只有空气,弥留在他指尖……他没有抓住瑶儿,他眼睁睁的看着瑶儿从他眼前,纵身跳了下去……

冰瑶闭上双眼……决然的泪水,从眼角溢出……

凌玄发狂似的在崖边长啸,那样的悲切之情,让人不由得动容……

“派人下去找,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凌玄深叹了口气,终于对着发呆了的侍卫们吩咐下去……

“玄,不要,不要……”冰瑶迷迷糊糊的低喃着,泪流满面,眼前是一片一片的殷红色血花飞溅,云墨一袭白衣染满了血色,身上都是箭支,

那抹淡定,纵容的笑意,在冰瑶的眼前,挥洒不开,

冰瑶伸手,努力的想抓着哥哥越来越透明的身子,渐渐的,脑海中开始空白了起来……那些影像,犹如被漂洗了似的……消失的干干净净!

清晨薄雾犹未散去,阳光透过云层,洒下朦胧的光亮,逐去无尽黑暗。

暮成远轻踏树枝,往那山林深处走去,敏感的他,突然停下脚步,因为他闻到一股很淡的血腥味,

顺着那淡淡弥漫在林间的味道,暮成远走寻了过去,眼角余光瞥见草丛间隐约似有异样,基于一份好奇心使然,他趋上前去想一探究竟,这才发现,那儿居然躺了个浑身是血的人!

虽然,衣衫凌乱,带着脏兮兮,不过,从她玲珑有致的身材,不难看出,是个女人……

女人,他不稀罕!暮成远想也没想,抬脚便准备走人,

“哥……对不起!”冰瑶抓不住云墨的身子,不由得惊慌失措的呼喊了起来,

这一声悲切的呼喊,让暮成远的脚步顿了顿,

“王爷!”跟随而来的侍卫,风影显然也发现了异样,随意的扫了眼那女子,便低垂着头,

“看看,断气了没?”暮成远清冷的出声道,

风影忙利索的上前,勾抱着冰瑶,轻叹了下鼻息,恭敬的回道:“还没死!”

“那你看着办吧!”暮成远说完这句话,人已经起身,朝着林子深处再一次的走了进去,

风影没有犹豫,将冰瑶掉崖碰伤之处,都随意的包扎了下,又给她喂了点水,

暮成远显然有些不悦,朝着风影吼道:“还不快走?”

风影犹豫了一下,拦腰直接将冰瑶抱在怀里,便跟上暮成远的步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