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家有巧媳 第1章 新年刚过,闹出人命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白虎国,皇极五年,春。农历新年刚过,本来堆积起来在屋顶,和树枝上的白雪了就溶化了。静谧而又详和的村庄,随处可见可见农历新年残留物的气息。地上的红色炮竹纸,家家户户门上贴着的门新年刚过,原本堆积在屋顶,和树枝上的白雪已经开始融化了。宁静而又祥和的村庄,随处可见新年残留的气息。地上的红色炮竹纸,家家户户门上贴着的门神和春联,都在无声的诉说着,新年才刚刚过去。。...

吾家有巧媳

推荐指数:10分

《吾家有巧媳》在线阅读

白虎国,皇极五年,春。农历新年刚过,本来堆积起来在屋顶,和树枝上的白雪了就溶化了。静谧而又详和的村庄,随处可见可见农历新年残留物的气息。地上的红色炮竹纸,家家户户门上贴着的门新年刚过,原本堆积在屋顶,和树枝上的白雪已经开始融化了。宁静而又祥和的村庄,随处可见新年残留的气息。地上的红色炮竹纸,家家户户门上贴着的门神和春联,都在无声的诉说着,新年才刚刚过去。。...

吾家有巧媳

推荐指数:10分

《吾家有巧媳》在线阅读

白虎国,正元三年,春。

新年刚过,原本堆积在屋顶,和树枝上的白雪已经开始融化了。宁静而又祥和的村庄,随处可见新年残留的气息。地上的红色炮竹纸,家家户户门上贴着的门神和春联,都在无声的诉说着,新年才刚刚过去。

但是,原本宁静祥和的村庄,却被一阵打骂之声破坏。原本待在家中享受着,新年余韵的村民们,纷纷走到了东村头,发出打骂之色的卫家。

卫家,破旧的院子内,一个身材高大,面目粗狂的中年男子,正与四个同样高大,粗狂的青年男子,对着地上的穿着灰色单薄长衫的年轻男子又打又骂.

一个包着灰色头巾,穿着褐色棉袄的中年妇人,也红着眼睛指着被打的男子破口大骂。

“莫打了,亲家莫打了……再打下,谚儿就要没命了,呜呜……”一个穿着灰色袄裙,裙子上,打着补丁,用木簪绾发,身材瘦弱,脸色发白的柔美妇人,跌坐在地上,对打人的人喊道。

“他要没命了,我女儿可是已经躺在床上,只有出气儿,连进气儿都没有了。”刘氏红着眼睛,抓着自己的衣襟,冲那脸色发白的妇人怒吼道。当初要不是看这卫谚,是个知书识礼之人,为人谦和善良,她又怎么会由着初柳嫁给他。可是她万万没想到,这姓卫的竟然会伤她女儿至此。方才跟着他们来瞧伤的郎中都说了,让准备后事。她女儿都要没命了,她又怎么会饶过这姓卫的。

“我今日定要打死你,为我小妹报仇。”林家大郎,林春生红着眼睛,发狠的踹着地上的男子。

“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若不是因为我,谚儿也不会推了初柳,让她撞到了石头。你们要打,便打死我吧!求求你们,不要再打谚儿了。”冯氏爬到林大风的身边,死死的抱着他的脚,不让他往自己的儿子身上踹。

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卫谚,见自己的娘亲,如此求林家的人,心中自然是悲愤万分。

“娘莫求他们,那恶妇本就活该,你无错。”想他卫谚,是倒了八辈子霉才摊上林初柳这个恶妇。当初,娶那恶妇他便是被着横行霸道的林家人,逼迫着娶的,并非他心甘情愿。

林大风最疼爱的就是林初柳这幺女,听到卫谚说自己的宝贝女儿是恶妇,还说她活该,他自然是怒不可遏。

“好你个卫谚,老子今日便打死你。”林大风气急,一脚甩开冯氏。将卫谚被打得鼻青脸肿,狼狈不堪的卫谚,从地上抓起来。碗大的拳头,直接便打在了卫谚的脸上。卫谚的身子,也因为着一拳,被直接打进了屋内,嘴角流着血躺在地上,缓不过来。

“哎哟……”

院外围观的村民,都纷纷叫了起来,十分可怜同情冯氏母子。但是,他们却也不敢上去阻止。这林家是猎户之家,五个成年男人,个个孔武有力,且脾气暴躁,谁敢上前阻止,他们定然也是照打不误的。

“咳咳……谚儿,咳咳……”本来就身体不好的冯氏,趴在地上咳嗽着,心痛的唤着自己儿子的名字,担心自己的儿子已经被林大风一拳给打死了。

终于,与冯氏交好的邻居,陈氏忍不住了。走进院内,扶起地上的冯氏,忿忿不平的对林家六人道:“姓林的,这里是无银村,不是你们虎头村,你们可别太过分了。再说了,卫谚可是秀才,你们若真打死了他,且看官府会不会抓你们下大狱?”

刘氏插着腰,指着陈氏便大声质问道:“他是秀才又如何?打死了我女儿,照样得给我女儿偿命,我打死他给我女儿偿命?天经地义,官府也管不了。”

“你那女儿不还没死吗?”陈氏直接怼了一句过去。又看着院外的乡亲门道:“各位邻里乡亲,都是看着卫家小子长大的。今日出了这样的事情,还请大家伙儿给评评理,断一断这事儿到底是谁的错?”

冯氏本就是个性子柔弱,又不能言善辩之人,若是她再不拉着乡亲们帮帮忙,这母子二人,定会被林家的人给欺负死了。

陈氏看着众人道:“昨日一早,卫谚他娘便拿了针线,到我家中与我一起做绣活。到了晌午,该做午饭了便拿着东西归家。刚走出我家院子,便听到林初柳在院中大骂。骂她婆婆是老不死的毒妇,说她故意不把给她留得早饭放在锅里热着,让她吃冷饭。她自己睡到日晒三竿才起来,吃不上热饭,反倒那般咒骂婆婆,各位乡亲你们且说,她林初柳对是不对?”

围观的村民,都纷纷摇头道:“自然是不对的,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儿媳妇儿,懒不说,还大逆不道咒骂自己的婆婆是老不死的。”

“就是,这样的女儿,也只有林家人才能养得出来。”

虽然说这冯氏母子是外来户,但是这冯氏为人心善,性子又软绵,与邻里之间的关系倒也和睦。再说这卫谚不仅是无银村最出色的后生,也是无银村的唯一的一个秀才,大家都还指着他日后能当大官,造福无银村呢!所以卫谚娶了初柳这个又懒又胖,又歪又恶的女人,摊上林家这门蛮横不讲理亲家,大家都十分同情,十分惋惜。

“我林家女儿怎么了?我林家女儿好得很!”林家二郎林夏生,眼睛一横,瞪着说林初柳不好的村民怒吼道。

被林家二郎这么一吼,众村民都忿忿不平的闭上了嘴。

“这是干什么呀?”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

围在院门口的村民让开一条道,穿了一声灰色短衫,六十岁左右,留着山羊胡的,两鬓微白的老者,拿着烟枪,走进了院子里。

陈氏一见来人,便忙道:“里长您可来了,你若再不来,这卫家母子都要被这林家人给打死了。”

来的不是旁人,正是无银村的里长陈福。

里长看到院子里的情况,手往背后一背,一双有神的小眼睛,瞪着林家人质问道:“林大风你们林家人,今日是要在我们无银村行凶不成?”

冯氏见里长来了,不由放心了一些。有里长在,这林家人自然不敢乱来。她便忙,去躺在地上的卫谚扶了起来。

卫谚擦了擦嘴角的血,朝里长作了个揖。

林家人就上是再横,这里长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我们不是来行凶的,是替小女算账的。”林大风梗着脖子说道。

“算账?算什么账?你们林家人还好意思来算账,真当我老了,耳聋眼瞎不知道昨日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昨日发生的事情,他都听说了。那卫谚媳妇儿会变成现在这样,完全是咎由自取。

“昨日若不是你那女儿,打骂自己的婆婆,卫谚那后生,会推了她?让她撞了石头?”昨日他虽然没来,但是,前因后果,他那小孙子都回来给他一一禀报了。

昨日林初柳因为饭冷了,先是咒骂冯氏,冯氏虽然性子软糯但是却也忍不住说了她两句。她便发起浑来,还对冯氏动手。正好被刚回家的卫谚撞见,然后被卫谚推了一把。正好撞到了院子里的磨刀石,撞破了脑袋,晕死了过去,冯氏母子当下便请了郎中来瞧,郎中说并无大碍上了药就走了。哪知道今日却还未醒来!林初柳受了伤,于情于理自然是得通知她娘家人。卫谚便请人去十里之外的虎头村,通知了林家人。

林家人自知打骂婆婆,是林初柳的不对。但是她们的宝贝女儿(小妹)要没了性命,他们断没有放过卫谚的道理。

林大风红着眼道:“老子才不管这些,杀人偿命,卫谚害得我女儿没了性命,我便要他偿命。”

“偿命?”陈福不解的看向了陈氏?不是说伤了头嘛?怎么还要偿命了?

陈氏忙解释道:“林家那丫头,今日一直未醒。林家人过来的时候,带了郎中过来,那郎中说人没得救了,让准备后事。”

“这人死了吗?”陈福又问。

陈氏摇了摇头道:“还没呢!”

“这人不还没死么?偿什么命?再说了,这世上只有官府断了案,才可断人性命。你们可不能私下便要了人性命,你们既然要让卫谚这后生偿命,咱们便由官府来断。”陈福说着,对村里的一个后生道:“二狗,去镇上报官,让县太爷来断案。”

“好勒!”那叫二狗的后生,应了一声,就要往镇上去。

“咚……”

“哎哟!”屋内忽然传出,重物落地的声音,和一声惨叫。

众人先是一惊,随即那刘氏便喊着:“初柳……”冲进了屋内,林家父子也跟着进了屋。

“哎哟……痛痛痛……”凌霄眼睛微微闭着,用手摸着自己的后脑勺。

她做梦,梦到自己要迟到了,一下子被惊醒。便像往常一般,翻身下床。可是不的为什么,她今日这身子,似乎笨重了许多,直接摔倒了地上。她身上倒是没感觉有多痛,只是这脑袋,痛得厉害。

“哎哟!我的初柳诶!”刘氏一进屋就见自己的幺女躺在地上,便忙跑了过去。蹲在地上,将她的上半身从地上扶起。虽然她很想将自己的女儿,从地上扶起来,但是无奈自己女儿这体积实在是有些庞大,她一人扶不起来。

“娘,小妹可是醒了?”林家四个儿子,和林大风直接围了上来,看着刘氏抱着的胖胖的女子。

凌霄睁开豆大的眼睛,看着头顶上方的六张脸,楞住了。这些人好生奇怪,明明男人还留着长发,穿古人的衣服。恩,她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