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传:倾城绝妃 第3章 家人受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林中,奔驰的马车上,赤火难掩激动,眼神飘忽不定,一副有话要说的模样。他偷偷的的瞥了几眼紧关双眼的白衣男子。白衣男子轻轻动了下嘴唇,吐出一个字。“说。”赤火的嘴像被开了他偷偷的瞥了一眼紧闭双眼的白衣男子。。...
林中,奔驰的马车上,赤火难掩激动,眼神飘忽不定,一副有话要说的模样。他偷偷的的瞥了几眼紧关双眼的白衣男子。白衣男子轻轻动了下嘴唇,吐出一个字。“说。”赤火的嘴像被开了他偷偷的瞥了一眼紧闭双眼的白衣男子。。...

林中,奔驰的马车上,赤炎难掩兴奋,眼神飘忽,一副有话要说的模样。

他偷偷的瞥了一眼紧闭双眼的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微微动了下嘴唇,吐出一个字。

“说。”

赤炎的嘴像被开了闸一样,嘟嘟嘟,一口气,言简意赅的说了遍全过程,意犹未尽的还想继续表达心中的不可思议。

白衣男子翻了下身,咳嗽了一声。

赤炎立刻乖乖坐定,不再言语。但眼神中兴奋的光影,还在波动。

而此时,桃晴雪则是开始往家走。

未等她回到家,祈水城桃府的心莹园外,正上演着极不和谐的一幕闹剧。

桃晴雪的母亲云子桑,正满脸愁容。一只手不断拍打着紧闭的院门。另一只手,死死的挽着一个俊朗的少年。苦求道:“心莹,拜托你开门,让我见一见神医。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让神医给我儿瞧瞧病啊!求求你了,心莹。”

被云子桑拉着的少年,桃晴雪的弟弟桃俊阳的脸上似乎有着说不出的抗拒。他紧握的拳头,仿佛要捏碎心中屈辱的怒火。

突然,桃俊阳上下起伏的胸膛,一阵疼痛,咳了起来。

“娘,咳咳……我们回去吧,不要求他们,咳咳……。”

云子桑看到儿子捂着胸口,痛苦的咳嗽,心疼的眼中泛泪。

这时,吱嘎一声,大门缓缓打开。

一个娇俏的大家闺秀,正客客气气的恭送一位老者,出门前耳语了老者几句。老者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门外的云子桑和桃俊阳,领会意图似的,点点头,便走出了大门。

云子桑急忙过去,扑通跪在老者面前。

“神医,求求你,给我儿瞧瞧病,救救我儿啊!”老者一脸嫌弃的甩了甩衣袖,冷哼了一声。回头朝门内的小姑娘,用满脸皱纹,堆出了一个奉承的笑容,便踏上马车,渐渐远去了。

此时的云子桑,直接瘫软在地上,仿佛失去了救命稻草。

“心莹小姐,刚刚是属下办事不力,让两条疯狗打扰到您,我这就将他们乱棍打走。”一个下人说道。

桃心莹冷哼了一声,用眼底看向云子桑和桃俊阳。一脸不屑的慢悠悠说道:“呦,这不是我‘尊贵’的大伯母,和我那睁眼瞎的小表哥嘛,稀客稀客啊!”

说到尊贵和睁眼瞎,她特意放慢了速度,提高了声调。

“睁眼瞎。”

“哈哈哈。”

“真尊贵哟。”

“丧门狗。”

心莹府的几个婆子和丫鬟,放肆的大声附和着。

桃俊阳气的浑身发抖,太阳穴处青筋暴突。但为了确保母亲不受到伤害,桃俊阳想拉起母亲,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以他现在的能力,连自己都照顾不了自己,更别说是保护母亲。

云子桑,丈夫桃天远,桃府最尊贵的嫡长子。桃天远在十五年前,一次外出与人议事,路遇神秘人。被伤得全身筋脉尽段,陷入昏睡,只能靠药物维持生命。之后不久,两个儿子,一个无故失明,一个失踪。云子桑自己也身染重病,无法再修炼真气。

随后桃天远的弟弟,桃天兴,继承了家族。

从此,桃天远一家失了往日尊贵,终日被桃天兴他们二房欺压。

桃心莹,便是桃天兴的掌上明珠。

奴才们刚开始,只是不把云子桑放在眼里,伺候怠慢。

渐渐的,随着桃天兴势力的强大,奴才们,也开始欺负起云子桑来。

云子桑,只能是一忍再忍。

但是这一次,她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她看着那远去的车马,慢慢缓过神来,在桃俊阳费力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双腿刚站起。

忽然,两个凶悍的婆子互相使了个眼色,急速走了过去。瞬间用身体,使劲儿撞了云子桑母子一下。

两人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