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宠嗜血狂妃 第3章 天下如棋,一步三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母女多年逐步建立出来的彼此默契,使朱氏立马心领神会,并在心里点点头夸赞,女儿的意思是要栽赃给沐清浅!她的双眼狠厉地一眯,扬着声调地说:“老夫人说得极是,而如今寻东西紧要,你却朱氏这么一说,老夫人也觉得是这么个情况,沐清浅想要回那易云鼎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母女多年逐步建立出来的彼此默契,使朱氏立马心领神会,并在心里点点头夸赞,女儿的意思是要栽赃给沐清浅!她的双眼狠厉地一眯,扬着声调地说:“老夫人说得极是,而如今寻东西紧要,你却朱氏这么一说,老夫人也觉得是这么个情况,沐清浅想要回那易云鼎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母女多年建立起来的默契,使得朱氏立刻会意,并在心里点头称赞,女儿的意思是要嫁祸给沐清浅!

她的双眼狠厉地一眯,扬着声调说道:“老夫人说得极是,如今寻东西要紧,你却把我们纷纷引来此处,我看你是在拖延时间声东击西吧!易云鼎这会儿怕是已经不在府上了!”

沐清浅波澜不惊,只是那样淡淡地看着她。

朱氏这么一说,老夫人也觉得是这么个情况,沐清浅想要回那易云鼎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今晚易云鼎突然失踪,说不定就是她个死丫头偷偷偷走了,完了还想嫁祸在她的宝贝孙女头上!真是太歹毒了!

她朝沐清浅一瞪,怒斥道:“顽劣!说了多少次了,那宝贝岂是你能保管得住的?!赶紧交出来!否则轻饶不了你!”

沐清浅心中不免冷笑,易云鼎本就是生母留给她的,真是侵占别人的东西她还有理了,这是她见过的最理直气壮的强盗。

沐清浅只是挂着浅笑,浅施一礼,淡淡道:“祖母担心身子,不宜大动肝火,祖母只听信她二人之言便判定孙女有罪,未免不妥吧?”

父亲沐长胜这时站出来理直气壮地说道:“有何不妥?就凭你灵力不如她!修炼都没办法修炼,做人能做好吗?!”

沐清浅有那么一瞬间被这强盗逻辑给雷到了,她将这祖孙三人扫视了一遍,明白了一个道理,他们沐府的不要脸,是祖传的。

沐清浅冷笑道:“所以这就是父亲从小就放弃我,任由我被所有人肆意欺凌,导致我变成如今这般模样的原因?”

她有些委屈地看着沐长胜,在原主的记忆中,她并非生来就长了这遮去小脸四分之三的黑斑的,反而生得肤若凝脂、水灵可爱极了。是生母死后,继母上位开始,她才一步一步,越长越歪。

而且原主可谓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她出生那日晚霞烧成了七彩,三十六只七彩鸟绕梁飞行了一天一夜,是为天大的吉兆!

当时就被府里的算命先生指为命格极佳,是为大富大贵之命,一时声名远扬。传到皇宫里去的时候不知道怎就被传为后命了,她的亲事引得后宫有皇子的一众妃子争抢,最后经过最受宠的三皇子的母妃努力,争取到手。

父亲一开始也是对她喜爱有加,百般呵护,直到继母上位,他的态度才日渐冷漠。到了六岁测了灵根,发现她甚至是一个连灵根都没有的超级大废材,便彻底舍弃了她。

就差没嫌弃她丢了将军府的脸,把她赶出府了。但是在府内日日过得比下人还不如的日子,也没好到哪里去。

虽然最后储君之位没有落到三皇子的头上,但再重新审视她和三皇子的婚事,沐府上下还是一致认为三皇子这么好的龙,不能被她这颗烂白菜给玷污了,应该是像沐婉云这样貌美优秀心善之人才配得上。

而且眼看太子即将落马,三皇子一定会是下一任储君,三皇子正妃的位置大景哪位女子不想争取?

再说这太子,早些年的势头如日中天,沐府为了巴结上,赶紧求来了沐婉云和太子的亲事。后见太子陨落,沐婉云又哪里见得自己的嫁给一个废人?

所以沐府合计了一下,二人互换一下婚事对沐府更有利!于是众人便以沐清浅是“后命”之名,应配太子为由,向皇上请命。

皇上本就钟爱三皇子,反对他对沐清浅这个废物上心,于是欣然同意了。

所以这一声声的质问,更像是死去的沐清浅所问!所谓的亲情血脉,在这以武为尊的大环境下,显得一文不值。

沐清浅厉声散发的威压,震慑住了众人片刻。朱氏见沐长胜正重新审视沐清浅了,连忙站出来阻止,“你说这么多无非是想转移话题!你领我们到这儿来找东西就赶快找啊!若是找不到耽误了老太太找宝贝的时间,定不会轻饶了你!”

哼,她就不信,这沐清浅还真能将易云鼎给找出来!

沐清浅斜睨了一眼沉默的沐长胜,嘴角扯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来,“这就是父亲的态度,我记住了。”

她轻点了一下头,命人去取了一碗清水和一把匕首过来,“你们只知道易云鼎是我生母留给我的宝贝,却不知道我与易云鼎之间是能相互感应的。”

沐清浅说着,用匕首割破了一根手指,滴了几滴血进碗里的清水中。

“各位请看。”

碗里的血滴渐渐融为一体,然后靠近了边缘一侧,无论如何移动,血滴最后都会聚集在同一个方向,就像一碗血液指鼎针一样。

看着那方向,沐婉云的脸色都泛白了,小声呢喃着:“不可能……这不可能……”

她刚刚还问自己院子里的大丫鬟,想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她最近在研习炼丹术,早就听闻易云鼎是炼丹神器,便在今日趁乱偷出来想试上一试,竟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没想到沐清浅的血和易云鼎之间还能互相感应,这太玄乎了。

这要是真为了那易云鼎打开了她藏东西的暗格,那可不妙。暗格里藏着的秘密可不止易云鼎这一件。

再说这沐清浅,从前就是个任她拿捏的废物,如今竟经历了午时那样一通乱打,她还派了两个人去鞭尸、奸尸,她竟然还能活着回来。

怕是她从前低估了她,就像她隐藏了感应易云鼎的能力一样。

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她要先发制人!

沐婉云两步上前,“噗通”一声跪在了老夫人的面前,“祖母,孙女有罪。”

沐婉云这一举动吓得朱氏也赶紧跟着跪了下去,女儿这是要主动供认,祈求轻饶吗?那她当然也要和她一起求。

沐清浅见状,眉头却锁了起来。

老夫人和沐长胜的心里同时“咯噔”了一下,他们可才明目张胆地选择了放弃沐清浅,支持沐婉云的,这鼎若真是沐婉云偷的,这脸打得也太疼了。

所以老夫人赶忙问道:“云儿,你何罪之有?”

沐婉云虽然说自己有罪,腰板却挺得笔直,只听她道:“孙女罪在放松了警惕,让人偷了祖母的易云鼎,还轻易潜入孙女的房间,把罪名栽赃在了我头上!”

朱氏长吁一口气,果然还是女儿的脑子好用啊!她差点就要坏事了。

有了沐婉云铺的这台阶,沐长胜和老夫人便纷纷循着这台阶下了。不管沐婉云说的是真是假,事情都要这样处理。

沐清浅早已臭名远扬,不差再多加一条,但是沐婉云不同。沐婉云如今代表着将军府的脸面,就算真是她偷了易云鼎,也得包庇过去。

老夫人俯身扶起了沐婉云,开始和沐长胜一起训斥沐清浅。

沐清浅笑了,原来沐婉云打的是先入为主、祸水东引的“好牌”,她笑道:“呵呵,你自己偷了东西还想嫁祸于我?而父亲和祖母只因她的灵力天资高,便不分青红皂白地护着她,是吧?”

罢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她不是没有算计到,只是亲自经历了生父和祖母的偏心,才切身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心寒。

无碍,天下如棋,一步三算,她还有打脸B计划。

他们不是因为沐婉云天生灵力惊人,是个灵力天才,所以才对她疼爱有加嘛,可是如果沐婉云的灵力是骗人的呢?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