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驾到:总裁爹地太闷骚 第2章 睡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男性的气息迎面扑来而来,20-300大脑一片空白的米朵儿反应时回来,只听“嘶啦”一声,她身上的喜服被划破开了。凌司臣这是要暴力直接侵犯她吗?“切记……”粉拳死死地的抵在两个人的胸前司南臣这是要暴力侵犯她吗?。...
男性的气息迎面扑来而来,20-300大脑一片空白的米朵儿反应时回来,只听“嘶啦”一声,她身上的喜服被划破开了。凌司臣这是要暴力直接侵犯她吗?“切记……”粉拳死死地的抵在两个人的胸前司南臣这是要暴力侵犯她吗?。...

男性的气息扑面而来,不等大脑一片空白的米朵儿反应过来,只听“嘶啦”一声,她身上的喜服被撕裂开了。

司南臣这是要暴力侵犯她吗?

“不要……”粉拳死死的抵在两个人的胸前,米朵儿已经慌的不知所措了,甚至于在司南臣欺上她的时候另一只手里的玻璃碎片早就掉落了下去而不自知。

司南臣仿佛没有听见一般,大掌危险向下,手上的力道大的米朵儿尖叫了一声,同时不要命的仰起小脑袋就咬上了司南臣的脖子。

女孩娇美的容颜就这样的落向了司南臣的颈项,那画面宛若吸血鬼在吸食她最爱的新鲜血液似的,妖魅的让司南臣狠吸了一口气。

他不过是想吓吓她,吓出她到底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还是真的不想嫁给他,没想到她的反应这样大。

鲜血沿着贝齿流向司南臣的领口,腥咸的味道飘溢在空气中,他喉结微涌,低哑的道:“够了。”

她不喜欢他,他也是,这样正好。

这一声,带着绝对的不容质疑的味道,让米朵儿大脑“轰”的一下,随即瘫软的直接倒回到了那张欧式大床上。

粗喘着气,米朵儿翘起了腿,露出红色礼服内的打底裤,紧张的转头看向司南臣,“司南臣,你到底要怎么样?”

司南臣眸色不经意的扫过米朵儿打底裤上的蕾丝花边,淡淡道:“去洗澡,睡觉。”说完,他略显疲惫的闭上了眼睛,已经整整一天一夜没有睡过觉的他现在只想见周公。

领口的血腥还在,米朵儿望着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司南臣,眸色微深,随即下了床,光着脚丫就走出了这间卧室。

她以为她可以离开的。

至少可以不必与司南臣共处一室同床共枕的。

但是十分钟后,米朵儿就乖乖的走了回来。

司南臣一定是故意的,整幢五层的别墅,除了他们这一间婚房外,其它所有的房间甚至于包括客厅不止是没有床,就连沙发都没有。

椅子,到处都是除了椅子还是椅子,象是早就预先知道了她此刻想要与司南臣分开睡一样。

还有,就算是有其它的床和沙发,也没有被褥,除非她能忍受穿着一身被撕裂开的婚服蜷缩着睡觉。

再有,既然司南臣之前都打住了,那应该就不会再来一次了,大不了真到那一刻的时候她再继续反抗就是了,现在睡觉要紧。

米朵儿走进了浴室。

她有个习惯,不洗澡睡不踏实。

司南臣微微侧身,马赛克的玻璃内,女子S型的曲线依稀可见。

米朵儿洗了多久,他就看了多久。

米朵儿出浴了,也才发现刚刚一气之下忘记了带睡衣。

取了浴巾随意的裹住了身子走出浴室,打开衣柜,选了一件看起来相对保守的睡衣,伸手一拉,身上仅围的浴巾也是仅有的一块布料就落了地。

米朵儿就把司南臣当空气般的开始换起了睡衣……

司南臣墨色的瞳眸眨都不眨,他的小妻子有些地方还是很需要男人亲自动手调理的。

不然,有点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